雍正和甄嬛的感情不是不能破裂,但误穿衣服的剧情,包括其前面的铺陈和后面的解释,都未免草率,不够有分量。倒像是剧本刻意要分开他们,好给十七爷一个机会,随便找了个理由一样。

图片 1

图片 2

无论历史上还是本剧中的雍正,都是实干家,不是浪漫诗人。他心目中最重要的是皇位和朝政,雍正不是杨过,他对纯元的感情无论多深,都应当是有限度、且能够被他人填补的。尤其是当他碰到甄嬛这种丽质天生、情深意重、温柔体贴、贤惠聪颖、处世大方的女子时,无论有什么伤痕,都能很快被抚平(如果是现实中,恐怕连纯元皇后姓什么都忘了)。

图片 3

一次因为皇后的陷害,甄嬛穿上了纯元皇后的旧衣,让雍正误以为纯元在世。结果皇帝很生气地打了甄嬛,并且将她禁足。从这件事情就能看出皇后的心思细腻,并且对皇帝的心思了解的很透彻,她知道皇帝只是将甄嬛当做纯元的影子,但是如果越界了就不能够接受。

没看过原著,本文单论电视剧。

图片 4

每一场的争斗在皇后与甄嬛之间都看似是无形的,但其实是最直接的。后来甄嬛重新获得雍正的宠爱,想让甄嬛直接升为妃位,皇后当然第一个不肯,一直劝阻皇帝不要将她接回宫中,对皇帝将她封妃这件事十分抵触。

被华妃罚跪而丧子,以及误穿纯元旧服,是导致甄嬛和雍正感情破裂的两次事件。第一次丧子,甄嬛伤透了心,第二次被赶出宫,甄嬛彻底死心。这中间雍正的性格以及行事做法,在现有的情节中,都显得古里古怪、莫名其妙。唯一的解释,是剧本想要给万人迷十七爷一次机会,硬要拆散这对鸳鸯。

一开始,甄嬛和雍正的感情真的让人非常羡慕,公主抱从圆明园到碎玉轩,这是所有妃嫔都没有的待遇,虽然一开始甄嬛是因为酷似纯元的缘故,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皇上对甄嬛还是很有心的,只是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只能说是老天弄人!但是伴君如伴虎,花无百日红,在皇上身边,从来就没有一直得宠的妃嫔,可惜甄嬛想的太过天真的了!

华妃最生气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惩罚甄嬛,如果她惩罚的过程中,别人暗中使一点不好的小心思,自己不就栽了吗?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但是总有一些大家都看不到的阴谋诡计在暗中萌芽生长。

中华民族人才鼎盛,坏就坏在把小情小调当做一生的理想。本剧中雍正喜怒不定,反复无常,口是心非,醋意无限,后来连续被人下毒,连最近身的太监苏培盛都有所参与,可谓人心尽失。临死时又被妃嫔架空,连未来太子都来不及指定。国家前途未卜,他满脑子却只想着再当一回四郎,一副亡国之君的气质(崇祯和光绪都比他强上数倍),实在是民族之哀,国家之哀。罢了罢了,皇上走好,草民恕不远送。太后吉祥,以后就看您老人家的了。

图片 5

总之,进入了皇宫之后,大家都只是皇宫之中的一位客人而已,盛开一时,便要枯萎。谁人都不能独善其身,不是吗?

最后简单说一下关于年羹尧的问题。年羹尧在本剧的前期铺垫中势力熏天,皇帝虽想除他,却不敢轻举妄动,需要多方布置,连甄嬛给自己怀的孩子被年羹尧的妹妹害死,都要先忍痛一时。这样的年羹尧已经不是年羹尧,而是鳌拜,甚至能够左右皇帝的废立。皇帝要对付他还需要卧薪尝胆、从长计议、缓缓而图。但剧中处理年羹尧的过程,仍旧是很轻松,抓住年羹尧不算语病的语病(“朝乾夕惕”说成“夕惕朝乾”),就此革职查办,后来接着赐死。这虽然符合历史实情,却不符合剧情。皇帝既然想办年羹尧,也能做到说办就办,那干嘛还要忍着不办,还为此要与爱妃甄嬛产生感情裂痕,简直毫无必要。

图片 6

图片 7

因此,后来的剧情中,甄嬛因误穿纯元的衣服而大受雍正惩处,甚至两人决裂,实在令人大跌眼镜。退一万步说,就算前面的推论都不成立,甄嬛在雍正心目中只是纯元的替身。她待雍正情真意切,从无半分亏待,数次处理政事,立功不小。她因华妃罚跪而丧子,雍正未能替她彻底伸冤,连雍正自己都对太后说他对不起甄嬛,甄嬛虽然与他置气,后来终究为了他委屈求全。如此有情有功的女子,别说是误穿了衣服,就算是成心穿的,也早已功过相抵。但雍正竟然将她圈禁起来,如入冷宫,全然不顾甄嬛还有孕在身。甄嬛刚生了胧月三天,就将甄嬛赶出宫去,逼其入甘露寺带发修行。雍正这么做,好像甄嬛之前不是有大功,而是犯有十恶不赦的大罪似的。相比之下,华妃肆意妄为,恶行不止,害死妃嫔皇嗣无数,雍正每次惩处,不过是去了封号,降位半格,便草草了事。在雍正心中,甄嬛穿了件衣服,比华妃杀死他的妻子儿女还要罪重吗?一件衣服比皇家后嗣的命都重要,唯一的解释,是雍正对纯元痴情到江山社稷都不重要了。但他如果真对纯元痴情到那种地步,以致万事不萦于怀,早就学顺治爷出家了。怎么可能还常常见色起意,连甄嬛的小妹都不放过?

皇上对于甄嬛是有感情的,但是在年羹尧失势后,最得宠的就是甄嬛了,加上甄家平定年羹尧有功,日后难免会有子嗣,这就很有可能会成为第二个华妃,所以皇上只是为了想要均衡势力,才借题发挥,让甄嬛失去了宠爱!这只能说做人太幸运也不是一件好事,登得越高摔得越重,一直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宫斗的学问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的角斗,一场生与死的角斗。后来甄嬛给四阿哥选妃子的时候,富察氏为四阿哥的正福晋,青樱为侧室,虽然家室力量庞大的乌拉那拉氏为侧室有点羞辱,但是总要懂得隐忍。

本剧优点无数,只谈四个方面。
一,服饰装扮悦目,场景布置用心,相信极大地满足了本人一类的细节控们。
二,台词设计十分考究,让观众身不由己地就进入了雍正时代。作为清宫剧,编剧未能在台词上加入些京片子,身为历史剧偏执狂的我曾略感遗憾,但随即又想,若真添足京味,多半会破坏此剧原本的风格,因此不加也无妨。
三,演技精湛。从主角、配角甚至龙套演员,人人入戏,个个精彩。陈建斌诠释的雍正,虽然不是我心目中的雍正,却也有他一套演绎方式,不失味道。至于孙俪,正如郑晓龙导演所说:“孙俪之前有无数个甄嬛,孙俪之后再无甄嬛。”
四,后期配音毫无破绽,传神入味,丝丝入扣。若不是如此精彩的配音,相信本剧的效果要大打折扣。

图片 8

甄嬛传中甄嬛一直和妃嫔斗来斗去,这些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斗争,所有人和皇帝之间的小心思的博弈,事物发展的每一件小细节都能成为让你看这部剧的理由。

历史上的年羹尧荣宠虽高,却根本无力威胁雍正,不过是雍正手下一走卒。剧中制造了年大将军权倾朝野的印象。这无妨,既然已设计了权倾朝野,可以按照权倾朝野的人物来处理,不必非要按照历史来演绎。但剧中却在处理年羹尧时突然完全回归了历史,雍正一道旨意,年羹尧乖乖就范,毫无抵抗之力。其实只消略微多描写一下雍正如何布置,如何逐渐剪除年党羽翼的过程(一两个镜头就能搞定),最后借“夕惕朝乾”的因头一举发难、彻底扫除,就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了。

原本甄嬛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就一路升妃,本就引起了无数妃嫔包括皇后的嫉妒心,很多妃嫔都想要把她拉下水,可惜却没有机会,直到皇后出手才有了让甄嬛失宠的机会,让甄嬛误穿了纯元的旧衣,其实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即便是误穿了纯元的旧衣,也不至于让皇上大发雷霆,其实皇上只是在借题发挥,你看懂没?

三、争夺太子的正妃人选

雍正的性情,不是非纯元不能活。甄嬛之出众,是上天给雍正的礼物。雍正志气高远,一心为政,精于国事,成就斐然,这种皇帝不会满足于小女人。甄嬛倾国之貌,德才兼备,落落大方,有见识而无野心,这种女人不去母仪天下简直天理不容。跟了温实初是鲜花牛粪,做个王府福晋都是明珠暗投。这男女二人联手,共理前朝后宫,阴阳相济,水火相融,举世无匹,天作之合。本当共营天下,兼济四方,一代盛世,指日可待。雍正这样的皇帝,遇到甄嬛这样的宝物,只有脑残了才会放过。剧本偏偏让他头脑发热,昏庸无度,为了些芝麻绿豆的事与甄嬛过不去,伤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弄得她对自己彻底绝望,心如死灰,然后心安理得的投入十七爷的怀抱。甄嬛跟了十七爷后,整日里小情小调,不务正业,从一张机数到十七八张机,以情抵饭,进入琼瑶般的半昏迷状态,就此了解余生,一身才华,付诸东流。雍正若是这种货色,康熙爷怕要从景陵中爬出来重立八爷为帝方能消气。

图片 9

图片 1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