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不是药神》放映的过程中,我的确有为某些情节感动,但是本能地克制住自己的情感,理性地分析电影怎么做到让我感动。

写在影评前,说一句话,人
生如夏花,死若秋叶,但在这生死之中,不是一个生命的结束这么简单,而是亲人、爱人、朋友的一部分生命被残忍的剥夺。

对于《我不是药神》的简单影评
以下有剧透。期末考试一考完,就拉上舍友去看了《我不是药神》的点映,本身在这之前就对这部电影有着很深的期待,网上对于这部电影也是好评如潮,豆瓣评分也高达9.0,显然这部电影与以往的那些就像口水歌一般存在的国产电影有着质的区别,所以就带着这样的期待心情走进了电影院。
电影开头闪过的那些一系列的镜头,都生动再现了02年老上海的街头小店的感觉,当然一开始不停闪现的印度神油以及男主人公穷困潦倒的处境为整部影片的延续埋下了一条线。我们看到因为穷,因为卖保健品,这样的程勇根本没有能力和资本去和前妻协商留住自己的儿子,所以就是在这样的极端处境下,程勇打了前妻,看到这大概有一些观众会觉得程勇真不算个男人,但是其实在那样的环境下,程勇无力改变,这也暗示着后面程勇这个人物的升华。
后来吕受益的出现为程勇带来了生活得以改变的机会,就是走私印度格列宁。当然一开始程勇是不愿意的,毕竟走私是要坐牢的,但是为了父亲的手术费,为了生活,程勇也只能选择这条路。程勇只身一人前往印度了解这个所谓的能和瑞士格列宁药效相当的印度神药。来到印度发现这个印度神药批发价竟然只要五百,他看到了这里面的利润,决定进一批格列宁并拿下中国的代理权。回国后一开始并没人愿意买账,兜兜转转老吕帮他找到了病友群群主刘思慧,让她帮忙在病友群宣传印度格列宁。;刘思慧并非白血病人,但是她的女儿是患者,所以这个人物我个人认为她是当时白血病人家人的缩影,为了女儿高昂的药费在酒吧里当舞郎。在刘思慧的号召下,很快聚集了一群买不起正版药的白血病人,程勇的生意也越来越好,那些病人都喊程勇一声勇哥,这让程勇看到了希望,于是他不断做大规模,利润也越来越可观,后来抢药贼黄毛的出现,进一步推动了剧情的发展。简要说一下黄毛把,一个贫穷的农村少年,在发现病情后为了不给家人带去负担,只身前往大城市求生,是这部影片里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虽然话少,但是是剧情发展的必不可少的人物。在发现黄毛的仗义与贫困生活后,程勇把药给了黄毛,其实在这里可以看出来程勇的个人光辉的提升。后来黄毛加入了程勇,再后来为了方便与印度供货源联系,以为善良的老牧师加入了他们,治愈小队完整了。
随着生意的做大,麻烦也接踵而至,警方开始调查这个印度格列宁,这时影片的另一位主要人物曹斌出现了。作为这起案件的主要负责人,曹斌一步一步揭开了这个假药的真实面目,他对于售卖假药的罪犯的态度也逐渐改变。
后来张院士的出现使程勇开始思考自己售卖假药是否正确,这里充分体现了程勇的矛盾,他不是不知道那些白血病人买不起药的痛,但是他是有亲人要照顾的人,他不想坐牢。后来治愈小队在一顿本该欢乐的火锅后不欢而散,因为程勇告知了他们卖药的代理权已经给了张院士,这里治愈小队的成员都对程勇感到失望,因为这意味着会有很多白血病人因买不起药而死去,他们心寒了,程勇自己一个人坐着抽着烟的那一幕给我感触很深,确实谁都想做救世主,但是做救世主并不容易,起码这时候的他做不到。
几年后。程勇事业有成,在送客户时,碰到了老吕的妻子,得知他过的并不好。程勇看望老吕时,看到老吕痛苦的样子,内心很煎熬。后来老吕去世后,程勇决定重新开始卖药,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救赎。后来程勇又重新把治愈小队集合在了一起,印度格列宁又开始售卖,白血病人又有了生的希望。瑞士格列宁公司发现这个后极力打击,程勇的货源也濒临断绝,但是程勇还是和印度方面说好有多少进多少,售价不是原来的四千,而是500.这让我们都看到程勇人格的升华,从不赚钱再到最后的自己帮病友们补齐药钱,无不感动着我们,看到这的时候真的周围的人,包括自己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真的很现实,讽刺了中国社会一些不可说的公开的秘密。
影片最后那个向曹斌哭诉自己悲惨经历的老婆婆-房子吃没了,家人吃垮了,真的令人揪心,这里也让我们看到了曹斌的变化,他被深深的触动,最后向上司提出不再参与这一案件,情节进一步推进。不过全片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黄毛最后的舍生取义,以及程勇歇斯底里喊出来的,“他才20岁,他想活着有什么错”,这里令人不禁思考很多,当今社会确实存在很多法与情难融的案件,很多矛盾,但是这些又不可避免,站在法的角度,局长是对的,站在情的角度,程勇是对的,所以这个片子确实反映了许多现实,也赚足了观众的眼泪,如果说10分我打满分,从来就不太看好国产片的我确实被这部佳作感染了,希望能多出一些这样的好电影,韩国有《熔炉》,中国有《我不是药神》,强烈推荐这部电影,有空的话可以去电影院看看。

首先,从情节而言,电影通过三个病人的遭遇对男主角程勇的行为乃至性格进行再塑造,由此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也可以把这三个病人的遭遇视作程勇性格转变的三个阶段。

总体故事如下,卖保健品的老板程勇,偶然从印度带来廉价的对抗白血病的有效药物格列宁,给无数病友带来了生命,却因此背上销售假药的罪名,最终引起了社会效应,医疗改革。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余三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一个病人是程勇的父亲,为了筹集父亲动手术的钱,程勇冒险走私印度格列宁。此时程勇是一个势利的商人,他贩卖格列宁只为谋利,也谈不上以同理心看待白血病人,处于第一阶段性格。因此,在得知贩卖假药可能会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程勇产生退却心理是理所当然的。这一段的叙事模式的喜剧色彩浓重,走的完全是落魄商人赚取第一桶金、发家致富的路线。无论是音乐还是镜头的选取,都让观众把焦点放在“钱”身上。但“钱”的指向不是唯一的,对于程勇而言,“有钱”意味着享乐;而对于刘思慧这样为了救治白血病的女儿而委身风尘的女子而言,“有钱”更意味着尊严的回归。当刘思慧看着前一秒还在逼她跳舞的经理,居然为了钱在台上妖娆地扭动着,眼中噙满泪水。一方面是因角色反转,喜极而泣,另一方面是感叹“钱”的威力之大。当然,前者所占的感情成分更大些。

影片风格逼近百分百真实,仿佛你看的不是电影,而是监控视频剪切而成。每个人物的善恶,内心世界,动作以及肢体语言,无一不精准,几个角色在误会和理解中转换,在善恶正邪中转化,竟然如此的自然,毫无编剧手法的痕迹。

第二个病人是老吕,程勇为他带来了低廉的印度格列宁,使他他重新燃起对生的渴求和对未来的期盼,甚至有了为孩子规划蓝图的勇气,期盼着能够看到孩子结婚生子。可以说,在四个病友中,老吕对程勇最为交心。他的去世是促使程勇转变性格的重要原因,这时程勇重操旧业,并以成本价出售格列宁,只为救人,不为牟利,进阶为一个有良心的人,这是程勇性格的第二阶段。

老吕是程勇接触到的第一个白血病人,演技已经入神。老吕的瘦弱的脸颊和腼腆又苦涩的笑容,表达了他接受了,接受了残酷的事实,而心中有真实的求生的信念和希望,支撑他的动力是刚出生的儿子,他的愿望如此的简单,等儿子叫一声爸爸,再死。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幸福的笑。他的希望还来自于他发现的印度廉价格列宁,这是他的生命之光。

第三个病人是彭浩,这个配角十分出彩,他的牺牲是程勇升华为救世主人格的重要推动力。他外表叛逆不羁,加上一头黄毛,俨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苟且偷生的混世魔王。他的内心屏障很厚,同时,他心灵的内部也最为柔软。他把偷到的格列宁分给其它病友,俨然是现实版的侠盗罗宾汉,却对追捕他的程勇、老吕摆出一副“我就偷了,有本事咬我啊”的拽样。这个样子是彭浩的人格面具,并非他的真正人格。

程勇进了第一批药的时候,依旧是个商人,不过是一个有良知的商人而已。医院的药4万,他卖5千,虽然功德无量,但仍有一定利润,并以此得到了第一桶金,这个时候的程勇并不为人欣赏,但可以得到病友的感谢,这是一个双赢。

荣格认为:“人格最外层的人格面具掩盖了真我,使人格成为一种假象,按着别人的期望行事,故同他的真正人格并不一致。”人格面具是我们依靠身体语言告诉外部世界我是谁,表现理想化的自我;另一方面,人格面具来自于自身对未知事物或人的恐惧,从而启动了心理防卫机制,维护了人的虚伪与怯懦。一般人看到彭浩的外貌,都会选择容忍他的“无赖”行为,因为这种人“惹不起”,彭浩便在“小流氓”的躯壳下做着绿林好汉的行为。他对高尚的人格有偏执的追求,他说:“你们是为了钱”,“你知道多少人连五千块的药也买不起吗”,这些都是他轻利重义的表现。所以他唾弃逐利的程勇,后来对凭良心重操的程勇表示接纳。合伙-唾弃-再接纳的过程是彭浩对程勇的心理防护减低-高筑-完全消除的过程。因此,彭浩对程勇的认可,不仅仅是友情上的认可,更是道德上的认可。士为知己者死,因为赞赏、感激程勇,他可以代他赴死。当然,这里还有为其它病友的考虑,为了保护程勇这个药源、延续更多人的生命,彭浩选择自我牺牲,尽管他已经买好了电影票,卸下人格面具,有了回归家庭的念头。

程勇遇到的第二个病人,是刘思慧,为了给女儿治白血病,在酒吧跳钢管舞的女人,脸上非常释然的表演,眼神中流露的是母爱。她如此的大方善良,给自己鼓励的同时,建立了多个病友交流群,是程勇打开销售渠道的帮手。当程勇请他们在酒吧喝酒,而男经理要刘思慧跳钢管舞的时候,刘思慧心里不愿意,但她还是要去,却被程勇拦住,爷们的一句话:今晚她是客人。并用钱迫使男经理上台跳钢管舞,台下的人们狂欢,刘思慧兴奋的喝彩的时候,眼睛已经有了泪水。这才是她真正的高兴的时候,她感受到了尊严。也就是这一次,刘思慧爱上了这个男人,合情合理。刘思慧晚上主动献身,程勇推脱几下后还是走了,他临走时小声吩咐,别把孩子吵醒了,赶紧睡。这对程勇是一个升华,程勇不是不想要她,而是不要她报恩,刘思慧显然懂得,他走后会心一笑,幸福的笑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