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大脑分为左、右两个大脑半球。左脑支配右半身的活动,具有处理语言、进行抽象思维、逻辑推理、数字运算及分析等功能,被称为“理性脑”;右脑则支配左半身的活动,主司节奏、想象、总体形象、空间概念、音乐等,被称为“感性脑”。诺贝尔奖得主罗杰•史贝尼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左脑是普通脑,右脑是天才脑,天才与普通人的根本区别在于天才在有意无意中很好地开发和利用了右脑。

影片以香港警界为背景,主角陈桂彬是精神分裂的退休警察,与妻子张美华隐世过活,陈桂彬过去是无案不破的天才,因此何家安来找这位旧上司请教,要处理一个特别的案件。
两名警员到树林查案,结果一名警员王国柱(李国麟饰)连人带枪失踪,另一名警员高志伟(林家栋饰)平安而回,失枪却接连牵涉不同的抢劫谋杀案。重案组督察何家安(安志杰饰)受命调查此案多月毫无进展,何家安决定找旧上司,已退职的陈桂彬(刘青云饰)请教。陈桂彬是破案天才,手上从没破不到的案,多年前因自切一只耳朵给退休的警司,被认定患上精神病而被退职。陈桂彬跟妻子张美华(林熙蕾饰)本已过着隐世生活,何家安出现让陈桂彬才能得以发挥,沉睡的心热炽起来,妻子却明了世俗只会当丈夫是疯子。然而事实证明,所谓的妻子其实都是陈桂彬一厢情愿幻想出来的。陈桂彬初次接触高志伟,即认定王国柱已遇害,高志伟就是凶手,但杀人动机则有待调查。何家安奇怪陈桂彬的判断,陈桂彬说出自己有“看”到人内心阴暗面的能力,还有看到人因犯错而“遗失了的人格”。陈桂彬的办案方法奇特,例如,会重返案发现场扮演凶手和受害者去感受两者的心态,意图找出动机,过程不断的违规犯戒,为何家安带来不少麻烦,最后更不发一言夺走了何家安的配枪。调查下,陈桂彬终找到当日树林内的真相,就是高志伟因执行任务时失掉了枪,他的“无知”(林雪饰)在惊慌下盲目地抢王国柱的枪,冲突间他的“凶残”(张兆辉饰)把王国柱杀掉,他不同层次的“贪婪”便拿着王国柱的配枪抢劫杀人。正当陈桂彬雀跃地把结果告知何家安时,竟看到了何家安的“软弱”,何家安对陈桂彬的信心已动摇,并转而投高志伟,相信了他的“伪善”。陈桂彬知道高志伟的“凶残”一定会杀何家安,选择冒性命之危险救何家安,印证谁是真凶。然而结局却让人大出所料,看似软弱的何家安却有着隐藏极深的另一种人格。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何家安的手段。影片中有些场景具有明显的暗示意义和突出主题的作用。
首先,在神探办高志伟的案子之前做好充分的预设。
通过神探模仿杀人凶手及被害人从而得出案件真相的一系列举动,介绍了神探的工作方法、人物个性,解释片名《神探》的“神”是办案如神的“神”,同时让新人何家安产生钦佩,为他日后找神探帮忙做好铺垫。割耳送别上司,又说明了《神探》的“神”是神经病的“神”,并造成悬念,充分吊起观众欲求原因的浓厚兴趣。第二,高志伟偷钱,王国柱说他是惯犯,警局很多人都被他偷过,高志伟显的“很生气”、“很委屈”,让他打电话报警,等同事们来查,意在要把“事情”搞大,当然,这些举动是极度心虚的表现,他知道王国柱不会因这点小事儿搞得人仰马翻,因此要以攻代守(车里二人的对话对于剧情后面发展来讲,是一个伏笔,高志伟不可能因为被揭穿和丢枪而杀掉同事)。在小树林中与南亚人搏斗的镜头很晃很模糊,没有直接表现杀人过程,但巧妙的埋伏了二个镜头,一个近景:高志伟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拿起枪;一个特写:揣进枪套。然后就是举枪与南亚人对恃,南亚人逃跑,高志伟没有追赶,反而慢慢的镇定下来,做为警察,不缉拿嫌疑人,影片在这就是做个扣。第三,神探在便利店发威,这场戏不看完,一般人不会寻思到染发女生和张美华是神探想像出来的,两个主体代表好坏两种人性的表现手法,在影视作品很常见。这场戏中的一个画面:张美华走过便利店老板眼前,而便利店老板却没有视线被阻的正常反应,这就说明张美华是神探想象出来的角色,是存在于神探脑海中而并不是实际的。第四,同便利店老板一样,何家安的视线也只盯着神探,对旁边的林一眼也没瞅,对于初次登门拜访并且有求于人的客人来说,忽略对女主人的问候是不可想像的。神探开门很麻烦,锁特别多,说明他对外界非常警惕、不信任,有自闭倾向,为什么呢?他有天眼通,看谁都有鬼,看谁都像坏人。“令人讨厌”、“不懂事”的家庭主妇张美华,总是打断二人的谈话节奏,她的种种举动总是伴随神探的反应出现,这里是以神探为主观视点,也就是说,是神探想像出来的。其次,在神探办高志伟的案子时,采用视点变换的方式,使影片极具表现力。
神探会面七面人高志伟这部分戏,随着神探和何家安的视角更替,高志伟经历了从高志伟到七面人到高志伟再到七面人再到高志伟的自身变化:神探的眼中高志伟是七面人,何家安的眼中高志伟,还是高志伟。这段拍得从容不迫,角度、剪接很好,与后面神探体验三次抢劫行动的剪接一样,真是如同人们呼吸一般自然。分别从陈桂彬的主观视点和何家安的客观视点来表现不同人眼中的高志伟,在神探和何家安之间形成对照,充分反映出神探的过人本领。并且影片在不同的视点中来回跳跃,对观看者心理产生作用,使影片更具表现力。在神探第二次会面高志伟,延续前面街口的手法,高志伟从高志伟到胆小怕事的贪吃鬼到冷静心计的女士到高志伟,分别以神探和何家安的角度来逐一展现,这里有个细节,就是神探、何家安落座后,神探聚精会神的死盯住对面的高志伟,而何家安却吃饭吃的很香。导演在这里是有意把神探和何家安做个对比,因为何家安贪吃的同时还是个胆小鬼,那么,何家安最后来因怕事而叛变就有说服力了。
第三,神探再现当时情况,为结局埋下伏笔。
在神探回案发现场亲自侦查,再现当时情况,高志伟杀王国柱:神探亲自入坑重现王国柱被活埋的景象,由于在前面讲过:高志伟知道王国柱不会因这点小事儿搞得人仰马翻,因此要以攻代守(二人的对话对于剧情发展来讲,是一个伏笔,高志伟不可能因为被揭穿和丢枪而杀掉同事),这个伏笔在此处挥毫,高志伟杀王国柱的真正原因是:后者知道他丢枪,不顾他苦苦哀求,执意要打电话报警,高志伟心知无法阻拦(还即将要升职),于是高志伟灵魂中的坏东西就跳出来毫不犹豫的将王国柱杀死。影片前面说过:在小树林中与南亚人搏斗的镜头很晃很模糊,没有表现杀人过程,但埋伏了二个镜头,近景:高志伟面无表情的从地上拿起枪,特写:揣进枪套。然后就是举枪与南亚人对恃,南亚人逃跑,高志伟没有追赶,反而慢慢的镇定下来,做为警察,不缉拿嫌疑人,这本身就是埋下伏笔。谜底这里解开,随后,神探看到了事实的全部真相:高志伟改配枪号码、高志伟伪造南亚人居所、高志伟将会杀死一个误事的小孩子。这段是影片的结局预演,影片中的其他几个场景也暗示了本片的结局。一个是是七面人杀“小孩子”(神探这时还不知道是何家安),其中一个坏东西就说“案情越复杂,对我们越有利”,就是说高志伟最后要除掉何家安,把整件事搞乱。另一个是有个神探躺在坑里的镜头,跟死人没什么两样,暗示他最后的下场。
~ 3 / 4 ~
影片的最后,最精彩的一幕出现了。神探在开枪前自言自语,放下枪,否则你和别人没分别。神探又说:“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导演在这里给了观众们最后的暗示,神探也是人,神探也有鬼。很多人都说神探其实是自言自语,其实在最后一幕,导演并没有用“神探视角”来拍摄,高的人格,只是在玻璃中出现反射,如果神探把枪指着高的时候,用的是“神探视角”,那么高就变成了7只,所以,观众并不能看到张美华有没有出现,只是从神探嘴里说出的话,推断出张美华在场。并且,张美华的话通过神探的嘴说出,这是否让你联想到了“谎言”女指挥着高进行说话?这就是影片的最深的秘密:张美华的原有人格,成为了神探的鬼。影片的结局是惨淡的,因为我们都改变不了心中有鬼的气质,我们都需要保护我们善良的特质。
虽然这是一部警匪片,也是比较典型的港式电影,电影的故事不复杂,却用了很不一般的表现手法,典型的视点变换法,表现手法稍显夸张,在主客观视点中都有虚构性的想象角色出场,但对于一个“神经质”的神探来讲,一切似乎都是正常的。
人性都是复杂,总会有各种各样并不纯洁的想法,电影中用不同的人来塑造不同的性格和想法。每个人都会变,包括我们自己,不过从林熙蕾变到何惠珊,还是让人接受不了的。
电影的寓意已经超脱了警匪式的电影,形象地得表现出人性的复杂,在正常情况下,或者说是没有诱惑或者危机的情况下,每一个人都是善良的;但在面对诱惑或危机时,人就可能变得冲动,冲动就让人变成魔鬼。我们自己都无法设想在诱惑或危机面前会变成什么样。现实的生活往往让人容易学会逃避学会掩饰,一个人表现在人群之中的面貌并不一定代表心中所想。我们每个人都拥有复杂的内心,只不过能够表现出的人格是单一的,这取决于何种人格在不同环境中主导着我们的行为。在影片最后,何家安的懦弱、邪恶使得他丧失了本性,用谎言来蒙骗一切。阴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表情,逆撒的光线将他笼罩成一个黑影,或者是一个无尽无底的,黑洞。有些人,是如何从单纯转向复杂?有些事,是怎样从复杂而被变为简单?在现在这个到处都可以看到鬼的时代,周围的人们无不充斥着欺骗和仇恨,自私和无情。在这样的时代中,已经没有可以供神探生存的空间,我们又该如何反思自己,反思我们的社会?
最后,再扪心自问一句,你是否抛弃了原来的那个你?

www.9992019.com(澳门银河) 1

所有人都有鬼,就你一个没有。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你有问题。

       在《神探》中,陈桂彬教导何家安:“查案要用右脑,不要用左脑!”潜台词即是:自己在查案时一般用右脑,而很少用左脑。如果按照罗杰•史贝尼的说法,陈桂彬毫无疑问是一个擅用“天才脑”的天才。

得分情况:

豆瓣:8.3

个人:8.5

       在影片中,我们能够看到,陈桂彬往往只依靠直觉就能说出凶手是谁。

整体感觉:

杜琪峰和韦家辉07神作《神探》,看过后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尤其当高志伟分身7个人的时候。整个片子比较压抑,导演要突出人性阴暗的方面,色调也非常昏暗,算银河一贯的风格吧。最后刘青云挂了,安志杰换枪,导演的意思是不是说,世间没有人没有心魔。

www.9992019.com(澳门银河),最后何家安换枪应该是本片的点睛之处。

       比如,在影片的开头,陈桂彬模拟了杀人的场景,通过用刀刺一头猪,感受和再现了凶手杀人时的心理和情绪的变化。然后,又把自己塞到箱子里,身临其境地感受了犯罪现场。在这之后,陈桂彬才肯定凶手是雪糕店老板。

情节描述:

两名警员到树林查案,结果一名警员王国柱(李国麟饰)连人带枪失踪,另一名警员高志伟(林家栋饰)平安而回,失枪却接连牵涉不同的抢劫谋杀案。

重案组督察何家安(安志杰饰)受命调查此案多月毫无进展,何家安决定找旧上司,已退职的陈桂彬(刘青云饰)请教。

陈桂彬是破案天才,手上从没破不到的案,多年前因自切一只耳仔给退休的警司,被认定患上精神病而被退职。

陈桂彬跟妻子张美华(林熙蕾饰)本已过着隐世生活,何家安出现让陈桂彬才能得以发挥,沉睡的心热炽起来,妻子却明了世俗只会当丈夫是疯子。

陈桂彬初次接触高志伟,即认定王国柱已遇害,高志伟就是凶手,但杀人动机则有待调查。何家安奇怪陈桂彬的判断,陈桂彬说出自己有“看”到人内心阴暗面的能力,还有看到人因犯错而“遗失了的人格”。

陈桂彬的办案方法奇特,例如,会重返案发现场扮演凶手和受害者去感受两者的心态,意图找出动机,过程不断的违规犯戒,为何家安带来不少麻烦,最后更不发一言夺走了何家安的佩枪。

调查下,陈桂彬终找到当日树林内的真相,就是高志伟因执行任务时失掉了枪,他的“无知”(林雪饰)在惊慌下盲目地抢王国柱的枪,冲突间他的“凶残”(张兆辉饰)把王国柱杀掉,他不同层次的“贪婪”便拿着王国柱的配枪抢劫杀人。

正当陈桂彬雀跃地把结果告知何家安时,竟看到了何家安的“软弱”,何家安对陈桂彬的信心已动摇,并转而投高志伟,相信了他的“伪善”。而陈桂彬知道高志伟的“凶残”一定会杀何家安,选择冒性命之危险救高志伟,印证谁是真凶

       可见,神探的“神”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要有身临其境的体验。

        对于这个结论,或许有人会举出反例:在影片的66分钟多,陈桂彬前妻张美华拿出一张报纸,问凶手是谁,结果陈桂彬看了一眼就说凶手是死者的侄儿。但如果仔细想一下,应该能想到这张报纸其实是张美华从陈桂彬那儿拿的,上面还有陈桂彬所做的记号。陈桂彬早就在研究那个案子,并且得出了结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