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看了《色·戒》第二遍,一直到结束,片尾曲开始放映,我都没有关屏幕,戴着耳机放空。这段旋律基本贯穿整部电影,王佳芝刚来上海那一块,雨戏那一块,她和易先生坐在车里静默牵手那一块。

在李安导演的《色戒》中讲述了六位爱国青年大学生有邝裕民组织,计划暗杀汉奸易先生,其中貌美的王佳芝因为心中对邝裕民的爱慕,甘愿充当以麦太太的身份接近易太太,为易太太在香港提供许多可以买到好货的地方,以此来接近易先生。
渐渐地王佳芝和易先生也可以接近,王佳芝心里明白易先生开始喜欢自己,王佳芝也适时地留下了号码,易先生接近王佳芝的目的很明显,想让王佳芝成为他的情妇。
没有性经验的王佳芝只能和一个嫖过娼的梁润生发生了关系,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处女身份和增加自己的性经验,她哪知这是其他人早已布好的局。
在和梁润生在一起的时候,王佳芝是厌恶的,丝毫没有快感的存在,从心底就排斥这个人,过了几天后,易太太打电话过来说他们马上离开香港会上海了。
这几个的暗杀计划落空,时隔三年后,王佳芝回到上海继续上学,邝裕民再一次找到她,希望她再去接近易先生,获取刺杀易先生的机会。
王佳芝又一次见到了易先生,并且成功住进了易先生家里。
易先生让司机将王佳芝送往一个公寓,在这公寓中,王佳芝开始慢慢脱下自己的外套,慢慢开始引诱易先生,可是很显然易先生并不乐意这种被人操纵的局面,于是站起来粗暴地将王佳芝的衣服撕破,伴随着大雨,两人发生了关系,易先生的粗暴,让王佳芝无处可躲。
易先生将王佳芝的双手用皮带束缚住,从后面进入王佳芝的身体,由此可见,易先生此时对王佳芝并没有达到动心的地步,一切只是原始欲望的性交。
事后易先生坐在椅子上抽烟,王佳芝穿着被撕碎的衣服虚弱地躺在床上,易先生没有任何安慰的话或动作,等到易先生离开的时候才将挂在床头的风衣扔到王佳芝身上。
随着剧情发展,王佳芝会如小女人般撒娇生气,易先生也会有些迁就她,这时候性爱的姿势也在慢慢发生改变,不过仍然是由易先生占主导,王佳芝被动。
易先生在王佳芝身上努力地寻找着自己,也只有在她身上,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在性爱结束后,两人同时躺在床上,中间隔着距离,可是比起前一次的性爱镜头,二人的关系明显变化了,现在两人开始处在了同一地位。
此时的王佳芝已经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爱上了这个对自己很好的人,他不仅仅是进入了阴道,也在一点点的渗入心房。
王佳芝的母亲早逝,父亲抛下她去了英国,寄人篱下,过得小心翼翼,在黑暗中遇到一个如此心疼自己,愿意对自己坦诚相待的人,自然会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他。
王佳芝不确定那是不是爱,只是在性中获得高潮和救赎。
易先生又何尝不是在黑暗中寻找一丝寄托呢?所有伪政府的人都在担惊受怕,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并不好,甚至知道日本终将会被迫离开中国……
王佳芝是易先生的慰藉,在王佳芝这里,易先生才可以找回自己,感到自己还真实的活着,在易先生那里,王佳芝找到了这世界对她唯一的爱。
王佳芝和易先生在接下来的性爱镜头中开始互相依赖,探索彼此的身体,甚至二人已经开始在性爱中失去自我
两人最终的性爱中越来越默契,王佳芝也渐渐在这性爱中占主导位置,女上对的体位对于王佳芝来说,就是主导地位。
此时的王佳芝用枕头蒙住易先生的眼睛,其实是动了杀心,易先生在被蒙住眼睛以后脑子已经被性爱完全占据,全然忘记了自己讨厌黑暗,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立马推倒王佳芝,换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体位。二人在酣畅淋漓的性爱中终于一起达到了高潮。
在剧中的开始到结束,王佳芝和易先生的接吻从无到有,再到深吻,爱到深处自然吻。王佳芝唱的一段曲子让二人的心更近了一步。
暗杀行动在在易先生陪王佳芝取戒指的街上酝酿着……
当易先生陪着王佳芝一起去取戒指的时候,易先生说:“我和你在一起。”一句话触动了王佳芝的内心,王佳芝瞬间明白自己深爱这个人,他也深爱自己,一生中有这么一个人,管他什么身份,只想让他活下去。
王佳芝所有的爱化为了一句:“快走。”
在看到易先生逃走以后,突然心安,也突然放下了所有的压力。王佳芝在被拦截下来以后,听到身边人平凡而普通的话,嘴角带着一丝丝笑,现在她也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压力,认清了自己的心,前路哪怕是死,也很从容地面对着。
易先生在处理六个学生的处置书上签字时,他自己亲手杀死了心里最后的慰藉。王佳芝在他心里也许会铭记,但本就活在黑暗中的人,若是让他放弃黑暗,无异于让他的全家人去死,所有的理性让易先生在处死王佳芝和其他学生的处置书上签字。
易先生坐在整齐的床上,王佳芝跪在被处决的矿场,一切随着钟声的响起结束,易先生沉痛地走出房间,留下洁白的床单上的褶皱,易先生又将走向更黑的黑暗之中。

夜里躺在床上,看着柜子门上的一道白光,突然想起了《色戒》的结局。也可能是我记错了,《色戒》的结局里易先生坐在王佳芝寄住在他家的房间的床上,门半开着,走廊煞白的灯光照进了屋子,在床单上投下一道白影。镜头停留了几秒,故事就结束了。也可能是我记错了,易先生有没有关上门,应该是没有的。

还有那一段,她放走了他,走过街头,坐上黄包车,车夫笑着起劲地蹬着车。她望着车头转悠个不停的风车出神。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蛊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一抹白,是无言的结局。

前方路封锁,她果然没能逃得出,那粒结束生命的胶囊,她拿在手上默然不语。她没有服下,选择等待他的审判,是不是抱有能在审讯室再见他一面的幻想?

我们都愿意相信,易先生爱着王佳芝,王佳芝也爱着易先生。若非如此,怎么解释“鸽子蛋”呢?怎么解释千钧一发之时颤抖说出的“快走”呢?可这爱却是不自由的,他受制于权力、身份、家庭,她受制于信仰、同伴、愧疚。不自由的爱,不是干柴似火的爱,不配浪迹天涯的爱,只是披着隐忍的幌子一次又一次自我欺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