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你忘记了秦国一统天下的大业了吗!
荆轲刺秦算是陈凯歌和老谋子的一次较量了。陈用一种文笔力图写出一笔大历史,而谋子用的是结构和色彩,其部分的中心都在于,秦王,不能刺。其实不管是不是带有政审色彩,中国,中国人,中国史观,就是如此。
陈凯歌喜欢这种颜色,一声嘶喊透过长长的黄色底片的宫殿,耳边余音环绕,有历史的大气在里头。他在尝试着把每个人都做到饱满,都有战国荡气回响。有人说场面不够大,战国春秋,两千年前,这样的建筑,这个程度的场面,反而刚刚好。陈凯歌的技巧在于从小写大,至少,程蝶衣如此。但陈的拙劣处在于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管怎么样。心是好的。不负五代导演名声。
一个好的电影在于能反思所讨论的事的复杂性。每个人都有他们背后的故事,刻骨铭心,没有其他人能理解,伴随这个人一生。小时候一起玩大的赵女,长大后,也不再能认秦王。他是一国之主,他身副统一六国的大业。不能再一起玩,无拘无束的笑,没心没肺的哭。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轻轻的叹气,小时候已经回不去了。
这世界上最好的时候是你无知的时候,当你感到周围的世界突然变大,欣喜过后,才会发现小时候的无知是多么幸福。从某一时刻开始,有些事,有些力量,有些声音,会推着你赶着你往前走。每个人都是自己那条黄土路上的过客,路过人家,借坐一会,问起前路,人家却并没走过。路那边,是坟!是坟!阿哟,唉唉。那坟那边是什么呢?坟那边?不知道。为什么不留下来呢?当然也想过,但是总有个声音催着我向前,好像,那个声音从很久前就有了。从生下来,就一直这么走,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不理他就好了。恩,不理它。。。唉哟,我不能!
有的声音一直在催,是外界的,也会是来自内心的。有苦衷,有心酸,有光鲜,也有快乐。人就是如此。天堂太幸福,幸福的无以形容,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地狱太痛苦,痛苦的无以附加,但是怎么样是最痛苦呢?也不知道是怎个滋味。唯有人间,一天就是一天。起床,走路,看到阳光,感觉到雨雪打在脸上,风吹进心里,有的刺骨,有的沁人心脾。因为人间,天堂才是天堂,地狱才是地狱。感受和经历,大于一切。于是,荆轲杀一家人都没有手软,杀秦王都没有惧怕。反而是在那个孩子自杀的时候,惊恐的拔剑自卫,却才发现那一剑不是刺在自己身上。于是,秦王能扫六合,能杀那么多孩子,能攻下牢不可破的城,能设计叫燕刺秦,却不能掩盖被刺时候的狼狈,无助;却不能改变母亲的死亡,临死前的唾弃;却不能的,阻止宗庙那声透着寒气的祖训。秦王,你忘了秦国一统天下的大业了吗?
功成名就和平平淡淡是一样。人的感情始终是一个定量,大悲大喜,或者是静如止水的大造化。一定在这两个端点间浮动。你所放弃的,意味着你将得到的,你所得到的,预示着你将放弃的。只看那一掷千金的企业家的豪赌,却不曾想过他们为了这些牺牲了自己应该有的平淡的幸福。在餐桌上讨论政客的飞扬跋扈时,也能想到一朝失败之后的惨痛。有人说,越是见多了人,越不好意思怪罪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而可怜之人,也一定有可恨处。人天生就是矛盾的结合体,没有尼采的超人,也不完全遵守自然法则。去捕杀动物,而又保护动物。发动战争,而又抵制杀戮。不平衡的自然才是真正的自然,才有断裂的时间点和空间点。那是进化和运行的根本推动力。
复杂,混乱,永远都是人所陷入的维度。
太纯粹的故事或许是好故事,但不能是人生。没有人能做到这样的人生。这一定只是故事。我们人人都喜欢听故事,从小就喜欢。原因就是故事更简单,更纯粹。就像电影和小说,你能看到他们的整个人生。但是仅仅用两个小时。因为电影里的那些琐碎的让人烦躁不堪的生活不存在。有的是一个传奇,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延续。并且只有这么一个故事。不会在你打算好了去旅行的时候,家长和社会带来的混乱的让人抓狂的烦躁;不会在到达之前有感觉到长时间的内心的孤独。故事会给一个希望,一个触手可及的目标,欣喜的感觉,和少量的悲伤。让你以为,这就是整个人生。让你去幻想这样的人生是有多棒的节奏,酣畅淋漓的乐曲。但是注意。这样的东西只有几个小时。实际的时间是三百多天乘以几十的结果。这个几十还不固定,就算长了,找个a4纸画个图,也不过就是30*30的格子。每过一个月,就填掉一个格,格没了,你也就没有了。唯有在经历那些宏大之余,去关注那些小的东西,每天平淡的生活,日后,才或许真正的有资格,站在某个地方远眺,长舒一口气。背后的眼泪,踌躇,没有人知道。

今天老师讲了纪君祥的《赵氏孤儿》肯定会有人晚上找这部片来看,而我则选择了陈凯歌的这部《荆轲刺秦王》我感觉陈凯歌自《无极》开始就没有好的历史片了,赵孤亦是如此,开偏宏大,极力渲染悲剧气氛到了最后却草草收尾,但是不反对这是个好故事。但《荆轲刺秦王》给我有厚重的历史感,这和《铜雀台》靠清冷色调寡言少语的刻意追求不一样,是让人愿意去敬畏的历史感,虽然它残酷并且和我在《战国策》里面读到的有出入。很多人不懂它的审美,无法理解咆哮式的表演,我倒觉得战国那个时代,身为一国之主的君王有哪个不是疯子呢?嬴政从小在赵国做人质,他灭六国,多数人看到的是残暴,而他自己却说是为了让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成为一个国家的国土,说一样的话,写一样的字……这段台词虽然会让我觉得是拿着教科书在读。她在自己爱的女人面前幼稚的像个孩子,在韩国使者面前又可以如此决绝,这也印证后面屠杀赵国却因深爱赵姬放过赵国孩子。知道自己是相国吕不韦的儿子之后在父亲和天下间的抉择(剧情需要,历史不可考)值得注意的是那个小官一直提醒他“秦王嬴政忘记一统天下的大业了吗”这里又看到一个无奈的君王形象,最后荆轲刺秦那段真的很还原史书,我对小时候看这片子唯一的记忆就是秦王问将死的荆轲你在笑什么?秦王一直问,荆轲一直笑,这多无奈呀,君王遇刺没人敢上前,到最后都得不到一个答案!李雪健的秦王让我忘记了他是李雪健。荆轲,片头是他杀人,周迅一家,也是因为这事他决定不再做杀手隐匿在燕国街头编草鞋。而片名虽为荆轲刺秦王,直到最后才有这短短一幕,这个故事于荆轲像是乱世少年成长记,杀人,不杀人,再杀人,他主要走内心戏,我get不到那么多。赵姬,与嬴政和燕丹从小一起长大,嬴政的爱人,为了帮助嬴政灭燕,与太子丹回燕寻刺客杀之以此让秦国有理由发兵燕国,却在赵国被破之后对嬴政绝望,而且她也已经和荆轲搞一起去了,最后她应该和荆轲隐居了。可以讲她是核心角色吧,推动整个故事发展,织起一片网,巩俐真的是美艳呀。王志文变态演绎加前后反转真的是牛逼了,陈凯歌亲自上阵出演吕不韦,还有片头龙套女周迅,最最最神奇的是,我看到了一个打酱油的影帝王千源,他演了一个赵国使者,当然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十几年后能拿影帝啦。还有荆轲是张丰毅不是王学圻。好的片子真的忍不住想要分享,和我粉演员粉导演粉剧本完全不一样,这个片真的很好看

太子丹、荆轲、高渐离、嬴政等等,这些看似毫无关系的人,却因为一场阴谋与恩怨,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起来。因为荆轲的原因,我们认识了整场大戏的领导者——太子丹。他为什么要刺秦?他和秦始皇又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切都要从太子丹的人生经历说起。

鲁迅说,中国历来的史观不是算数据,而是搞四舍五入。充斥着取而代之的活动和政治。小人物,从来就应该是服从大历史的。人性总是容易埋没在伟大里。陋习因此而生。甚至是狂妄无脑的民族自大。曾经洋哥说国外搞民族调查,调查如果本国有难,国民回国的比例是多少。排在第一位的是中国。开始窃以为并没什么,还自我感觉良好,但实际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的确是中国国民的不理性,更容易被煽动。历史太长,小人物太渺小,渺小的失去自我,成为国家的填充物。说到这其实末尾都跑了题了。但是另一方面的,用故事去引发个人思考并且延伸,应该是好事情阿。比较烦学校的东西。大多数的思考一定是不系统的需要整理的,无论如何的思考是第一位的,办法不一样,没有绝对。应试就是太绝对了。说什么最公平,狗屁。还那句话,少喝两瓶茅台,啥钱都有,啥人都雇的着,哪怕多几次考试都没问题。你们是历史的罪人,是下一个书写历史的人的垫脚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周七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刺秦王,发生在公元前227年。此后几千年的时间里,有人对此持肯定的态度,有人又对刺秦持否定态度。不管如何这场风波都出自太子丹之手,如果他没有意思去刺杀秦王,或许就没有这一首悲壮千年的故事,也就没有这一段酣畅淋漓的春秋大戏。燕太子丹,出生的年月不详,姬姓,名丹,燕王喜的儿子,战国末期燕国太子。当时秦已攻灭韩、赵等国,次将及燕。秦国突然崛起在中诸侯之间,其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很多国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秦国到底是怎么强大起来的,就被秦国的战车无情地碾压了。

战国末期秦国意图向东扩展,在此之前,经过商鞅的变法,秦国的国力已经十分强盛,而在经过秦惠文王、秦昭襄王的努力之后,秦始皇所统领的大秦帝国,已经展开了他的一统天下的宏图。开始了统一天下的步伐,先灭韩,再攻赵。面对这一秦国崛起的事实,历史悠久的诸侯国,燕国着实措手不及又束手无策。不管是用何种方式,都不能阻止秦始皇嬴政统一天下的决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