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说张爱玲凉薄呢。她一个乱世中的小女子,只说些故作老成的话,其实不经世事,情场老手看出她本性的天真,看出她跟她的作品大不相同,他懂得她,这被她感激,于是慈悲,但这之后他也去懂得别人,他懂得每个相交过的女子,她们都对他念念不忘——乱世里,便只要这一个懂得,暂且寻一点人生的意义,否则生命如草芥,遍地尸骸,满目苍凉,生命就那么倾颓了吗。
就是这样天真的张爱玲,不怕说刻薄话会怎样的惊到别人,还是那样天真的一一说着世事,而自己做的事却与之相反,每每温暖。战后胡兰成避难隐居,她千里迢迢去寻他。知道感情不在了,也还是要把刚刚得的一点编剧费悉数给他避劫,附言用字都很体恤,只说度过小吉,才行了断。一向口口声声爱钱,张爱玲做的却是另一回事。说她凉薄,不过是喜欢“作”的上海女子,“作”却都在这一张嘴上,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你看她的女主角,说王佳芝是爱国青年也好,还是陶醉于演剧的虚荣也罢,到最后,献出自己生命的,也是她,而她还不是为了那个字——爱,说女人可怜也好,可恨也罢,家国跟她们到底不大相干,最后落得实处了的,便是这个字。因为这个字儿拼上了性命,王佳芝还是天真的。就像张爱玲。
原型里的那一个郑苹如,生前是大美女,临死还不忘嘱咐,不要毁了我的容颜,弄得一蹋糊涂啊。她家世不凡,拥有很多,做特务是虚荣还是良知,或者两相皆有,都不过是璀璨人生的点缀,更加罗曼蒂克。可看看王佳芝,却是一无所有,被父母遗弃在一个乱世,懵懂中的爱人要搞暗杀,她就随着去,想得到一点什么,也不过是爱吧,就那么不管不顾、硬着头皮就上了,剧从舞台上演到了生活里,一出场就是个情妇,有什么面子可讲,还有什么爱可言,难怪看到邝裕民在昏黑剧院里对她说,我不会让你受伤害,直觉得如白开水般淡然无味,本来,这是一句多么动人的情话啊,可每一次情况紧急她求助于他,他都避开了。倒向易先生,不过是严寒的生命里需要取一点暖,能给的,却只有他。
因为人终归是感情的动物,所以开始两个人都是心里算计着,到最后也一点点被绕进去,无法全身而退。易先生以王佳芝发泄,王佳芝以易先生寻一点活着的证据。越是乱世,人越要做乐。狠狠地爱,是想感觉到自己还存在。老娼妓的易先生,新娼妓的王佳芝,倒是乱世里顶投机的一对,他们这样相像,各怀鬼胎,却发现殊途同归,他们的战斗战到后来是结成了密不可分的战友。这样奇特的畸爱,合该在这样一个乱世。就如白流苏与范柳原,都是由了一点机缘,两个人的撞击才变得电光火石,再也难找难寻。难怪,王佳芝要唱那首“觅呀觅知音”,他们恨着也爱着,唱给对方也是唱给自己,爱对方其实更是爱自己。
所以,他们其实是可以相爱的,虽然这爱不免带点恨恨的味道。男人是做汉奸的,不能相信任何人,女人是来暗杀的,冷眼旁观着男人,他们演的那出戏叫通奸,他们彻头彻尾是两个大逆不道,他们恨恨地纠缠在一起,各人发着各人的恨,然后爱欲和仇恨交织往复,那快感自然也特别剧烈一点——乱世里,便得着了这样一种奇特的满足。小说里写王佳芝擦香水,“微凉有棱,一片空茫中只有这点接触。”他们两个人的肉搏战也是这么一种接触,越是剧烈,越是有存在的痛感与快感。他们两个人,都是身不由己的乱世儿女,没有泯灭的一点人性,想感到自己活着,想感到爱,否则真不知活着为什么。
虽这样说,但有爱是李安的,张爱玲是不肯给他们机会爱的。情场老手杀了情妇,独自感怀,哀悼于一场艳遇和一个红粉知己的不得,落脚处是自己的失,而不是对方,他还是自私的。而女人是天真的,仅仅因为觉得对方有爱,自己甚至都不知道爱不爱,就决定搭救——良家妇女搭救落难书生,是自古以来的老唱腔,中国妇女便是这样喜欢着牺牲,其奈她何。老手杀起人来却是速战速决。张爱玲说的色戒,是给男人戒,还是给女人戒,不管是谁,舍了性命的那一个才是当戒的,王佳芝第一回失败就说过,“我傻。反正就是我傻。”可最后,她还是傻傻送了命。
只因情难戒。李安让易先生在床边落了真心泪,虽有点假惺惺的味道,人都死了,这虽不是做戏给人看,也难免不是做戏给自己看,但不是,而是因为至此,他是不会再相信任何人了,所以他的眼泪,恐怕不是流给王佳芝,而是流给他自己。乱世里,他亲手干掉了他唯一的知己,红颜还很美丽。但这个是不可避免的。乱世里,人本来就如草芥,挣扎来去,也总是随波逐流,他自己也一样的。李安的镜头底下,是两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
这乱世里的一段畸情,张爱玲还是不肯给它一个圆满,她冷冷向世,原不过是自己所托非人,遇人不淑,胡兰成这样的情场老手在她的笔下阴魂不散,就是易先生,而她自己对这段感情,就如王佳芝,因为没爱过,所以不懂这算不算是爱,好像撇了个清,爱了一场到最后也辨不出个爱来,岂不枉费了,也是可怜人。
谁愿意凉薄,她不过是最想温暖,有了温暖最想珍惜,但现实却不给她机会,被冷漠掩盖下的热血,被现实泼了冷水后才真的冷了,老易在王佳芝死后,拿哀悼来赏玩,这写法才真是看得人透彻凉薄到骨子里,可也真像她自己说的,可厌的人,细究去不过是可怜人,大家又有什么分别呢。乱世里,有过一点暖就好了。

《色·戒》是由李安执导,于2007年上映的一部电影。影片讲述了大学生王佳芝以身犯险引诱汉奸易先生,并对易先生动之以情,最终导致刺杀行动失败的故事。

《色戒》的宣传海报上,四处张贴的是“戒不掉的色”之类的字眼,来吸引观众的眼球,然而,看过后,我知道,那不过是商家促销玩的手法罢了,真正戒不掉的,是爱,不是色。
 
王佳芝与易先生,一个是如花美眷,一个是当时叱咤风云的政治要人,他们两个,哪个又缺得了色?王佳芝抽了一口的烟屁股都被一群为她倾倒的同学给抢了过去,而易先生,阅过的女人无数,无论是老婆还是情妇,再不济,娼妓馆的女人多了去了,只要有钱,什么样的色要不到?
 
日本娼妓馆里,王佳芝在自己贬损“你把我当作妓女”,易先生答“做娼妓我比你懂”。“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郎呀患难之交恩爱深”。。。。。她为他唱,即使把自己看轻。在那一刻,易先生的眼泪是真实的。
 
在那样的乱世,王佳芝母亲早亡,父亲带着弟弟逃到英国,付不起她的学费,身世尤怜,她荒诞的将自己的贞洁交付给一个毫无感情的人,只为成全一群懦弱无知青年的爱国理想,更衬出她的孤苦与无依;而易先生,每天在一堆谈论政事的要闻中感到的是更是一种惶恐的孤独,同是天涯沦落人,两颗孤独的心,就那样,将万种柔情深种。
    
易先生要的,绝不仅仅是王佳芝的身体,更要的是她的心,她的爱。因为他懂得,色易得,而爱难求的道理。他疯狂的在她身体上索取,更疯狂的是,如蛇般潜入她的心灵,让她缠绕得动弹不得,他越疯狂,越能证明的,是他的孤独。他想凭着一个女人的爱,来证明自己,温暖自己。
 
最后那一枚6克拉鸽子蛋戒指,亮出的,是这个男人的心。也是那一枚鸽子蛋,让王佳芝最后的底线彻底崩溃,一句本能的“走吧”,让她,忘却了国仇家恨,民族政党,道德主义。。。。。。她背离了她的同学,并且再一次孤立了自己,唯一没有背叛的,是自己的心。
 
人力三轮车在飞速的转动着,王佳芝摸着衣领上的药丸,知道已经没有路了。想到诗经里的那句“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不由得辛酸得想落泪。
  
一个女人的悲哀,可怜,可叹,可敬,可让人回味的,都归在了那戒不掉的爱中。真正可怜的是那易先生,戒掉的色容易,戒得掉那爱么?他又回到了那孤独中

图片 1

《色·戒》电影海报

这是李安在拿小金人之后的首部电影,众多吃瓜群众也纷纷拿着小板凳等待着影片的上映。但是这部良心之作却没有进入大陆电影市场。一时之间关于《色·戒》的流言四起,娱乐化的文化市场纷纷将矛头指向电影中的情色镜头,女主汤唯也为此受到千夫所指。

正可谓:道学家看见淫,文学家看爱玲,政治家看谍战,女性看女权,流言家看见民国秘事……那么,尔等吃瓜群众还是看《色·戒》吧!

且说“色”、“戒”

在张爱玲的小说中,“色”“戒”二字原本就是隔开的。张爱玲故意在色与戒中,划上了一个短暂的停顿,像是在这二字之中轻叹了一声。孟子云:“食、色,性也。”但是《色·戒》中的“色”不单指“性”,它还指佛家的“色相”,即人的声音容貌和七情六欲。

图片 2

微曲的卷发配着精致的柳叶弯眉,水蓝色的旗袍把她的身材衬托得凹凸有致,盘扣下的薄沙映着她身体的颜色,最是那慑人的红唇藏着浅浅的笑意,这样的王佳芝怎能不让人神往,连易先生那样小心翼翼的政客也免不了荡漾了心神。随着易先生一家迁往上海,王佳芝第一次引诱易先生的计划破产了。但是那一次雨中的相遇却在易先生心里扎下了根。

二说这“戒”字。战争年代,人心之间难免提防,更不用说易先生这样的政客,没个戒备之心如何行走江湖。小说中的易先生被张爱玲称之为“鼠相”,影版中的梁朝伟虽说不上是鼠相,但眼神之中的戒备和怀疑仍让人不免为之一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