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岁了,我依旧贪玩,在不经意或经意的时间,妈妈总会问起个人问题。“干嘛一直催我啊”我表示不满。
      “因为啊妈妈想找一个和妈妈一样爱你的人,和妈妈一起爱你陪着你啊”
      妈妈应该有过很多正确的想法吧,但我觉得妈妈这次可能错了,在后来的时光里,应该没有人比妈妈更爱我吧。会包容我的脾气,会一直给予,哪怕我曾不懂事地拒之门外,无论我是否有多好的成绩,从来不放弃我。
      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时代惯例下,妈妈说的最多是: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亮亮健康快乐就好。
      小的时候,妈妈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我随爷爷奶奶长大,和妈妈相处的日子很奢侈,印象很深刻的是,不怎么过生日的农村,大概五岁生日吧,旁边的小路上传来妈妈的声音“亮亮··”平时下楼梯小心翼翼的我大概用了最快的速度下楼,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生日蛋糕,所以时隔多年,记忆却一直清晰,这个蛋糕从县城经历坐船、坐车和并不平整的山路和妈妈一起穿越而来,粗心的妈妈没有带上切蛋糕的刀,所以那次的蛋糕是用家里的大菜刀切开的。后来的日子里,吃过不同种类的蛋糕,都不及那天的可口。
    偶尔寒暑假,妈妈也会接我去她的新家玩儿,但其实相处的时间极短,更多我们面临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分别,而每一次我都闹得无比厉害,对于离别的憎恨,大概起源于此吧。
     但那个时候的妈妈印象里并不是一个好妈妈,小小的脑袋在村里的闲言碎语中留下一个认知:妈妈不要我了。那个时候的妈妈雷厉风行,我做错的地方还会对我很凶,不小心吃了仙人掌上的果子会被罚跪,擅自从姨妈家离开会被打,那个时候觉得妈妈极不温柔。
    初中,我到了镇里的中学,离妈妈更近了,极少数的次数,妈妈会来陪我一下,早晨醒来,妈妈总是醒着的,撑着手臂看着我,见我醒了就会笑,我则翻过身能多眯一会儿就多眯一会儿。早自习很早,妈妈把我送到学校门口,下着小雨,进校门后我又折回去,妈妈伸开脚接着校门口墙壁上流下来的小水流,看到我之后,笑的像个顽皮的孩子。这样折回去就能看到妈妈,真好啊,我开始不停折回去,直到早自习的铃声响了多遍,妈妈说:“今天妈妈不走了。”后来妈妈真的又再陪了我一个晚上。
    高中了,这是我们之间最不和平的时期吧,可能空白的时间太久,我们对彼此并不了解,会经常因为琐事争吵很久,她顽固,我倔强,经常是水火不容,一次街上口渴,因为妈妈不买矿泉水而是跟朋友倒了两杯水,我负气地掉头就走,妈妈拿着矿泉水跟在我追了好久,虽然还是买的最便宜的那种。
那个时候妈妈经常说,你高中毕业就好了。
     高中毕业,尴尬的分数,选择了三本也就选择了更昂贵的学费,妈妈说,只要你读,妈妈就供,妈妈开始了更加忙碌的四年,这四年,妈妈即使有休息时间,也是平日加班积攒。大学依旧会有争吵,但是妈妈的倔强已经消减,察觉到我在生气,就会讲笑话逗我。
     大学终于毕业,妈妈的战斗依旧没有停止。自我三年级,1999年起,妈妈放弃自己的家庭经营,开始北上广深的奔波,雷厉风行又敢做的妈妈
从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到慢慢吃得开,我问:“为啥那么早就想到出来?”
“因为我想到我还有一个女儿啊,她以后要读书要上大学,我要给她赚钱啊。”
     出外工作,妈妈后来的丈夫总是不满意的,妈妈总说已经习惯这边的气候了。其实是放不下我今后的生活吧,所以操心,所以忙碌。
     以前老觉得,为啥生活不对自己好一点,现在却更迫切地希望祈祷生活能厚待妈妈。
    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关于妈妈的回忆一幕幕闪过,地铁上已经忍不住红了眼眶,回家搬了小板凳上,坐在阳台,看着漫天月光,想念妈妈,我的巨星。

离你的生日还有两个星期的时候,我就给你订好了蛋糕。你一点都不期待,反而一直觉得我一定又出了什么坏主意。自从上次我送了阿丑一个精心设计的小黑蛋糕后,你就对我的蛋糕开始有了恐惧,你觉得,我总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搞恶作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爱吃果冻的亮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阿丑生日我送的小黑蛋糕

图片 2

你的觉得并非没有道理。念书的时候,我总是趁你不注意在你的背上贴画了猪头的纸条,看你被别人指指点点一脸尴尬然后哈哈大笑。我还会趁你不注意把你的手机偷偷藏起来,看着你因为找不到手机而无比抓狂的时候躲在一旁偷偷闷笑。

01

我有一个小跟屁虫,每天都在的那种。

很不理解,为什么弟弟比我晚出生几分钟我就要时时刻刻都要忍让他。

他每天跟在我后面,我和小伙伴跳皮筋的时候,他在我身后捣乱,朋友们跳的时候,他会跳进去不让她们跳。

爸爸妈妈买了稀罕的零食,会先分给他,然后才轮到我,我赌气不吃,他就拿着手里的饼干还有剩下的饼干嬉皮笑脸的冲着我乐,我就投降了。

他放学后就拿着小霸王学习机,拿着游戏手柄,一头钻进游戏里。我让他借我玩一会,他说我比他大,不应该再玩游戏了。我明明只是比他大几分钟而已啊。

你对我的小孩子气感到无可奈何又觉得好笑,有的时候你会假装生气,用书遮着脸不理我。我在一旁不停地跟你道歉,小心翼翼地看着你。无论我怎么在一旁赔不是,你就是不肯拿下遮着脸的书本。后来,你实在憋不住了就用书砸我的头,然后哈哈大笑,我才知道我被骗了。

02

我想,我们争吵是很正常的吧,毕竟爸爸妈妈也在吵架,而且一次比一次凶,我和弟弟经常会吓得躲在屋门外,不敢进门,知道屋里的争吵声渐渐平息。

爸爸妈妈从我和弟弟进入初中以后就不停的在吵,我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弟弟也不知道,弟弟有一点傻乎乎的,什么事也不过多询问,他的班主任经常说他大智若愚,自己一个人在角落里看书,好像是都不理,但是各门功课比谁都好。

我和弟弟从没想到过爸爸妈妈会分开。

爸爸妈妈很认真的把我们两个叫到床前,我看到妈妈红红的眼眶,看着我时,眼睛里的是期待,我看到爸爸严厉的落寞和带着黑眼圈的下眼皮,妈妈的头发凌乱着,爸爸的胳膊颤抖的扶着大腿。

“我们要离婚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争吵的尽头居然是两人的分道扬镳。

“为什么啊?”

“晶晶,你听妈妈说,爸爸妈妈现在只是不再爱对方了,但是我们自始至终的爱你和亮亮”

“可以不分开吗?我们还是孩子,你们分开对我们来说就是灾难。”弟弟已经明显长大了,也开始发育了,个子已经比我高了,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种依靠。这个男孩不再是那个小跟屁虫了。

不论我弟弟怎样劝说,爸爸妈妈还是分开了。

“我要跟妈妈一起生活”

“那我跟爸爸一起生活”

我跟着妈妈,弟弟和爸爸一起搬走了。我的心开始找不到中心了,整个人恍恍惚惚的,小跟屁虫不和我一起生活了,我的生活里没有了他的吵闹声。

我一直都怀疑你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因为你动不动就拿书本砸我的头,甚至还会揪我的耳朵。当然,我在玩得好得朋友的眼里本来就是一副“贱癌入骨”的形象,“被你们”打骂“早就成了家常便饭。其实,我看起来嘻嘻哈哈乐观开朗,骨子里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孤独患者。高中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去吃饭,上课,还会在想不明白的时候一个人跑去学校的鱼塘边坐着。在那个文艺青年还不太盛行的高中时候,我成功地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固执的文青的模样。

03

我和弟弟还是像以前一样,在学校里一起上下课。

我不止一次的劝说他让他和我一起生活。

“是爸爸先不要我们的!我听见他和妈妈说的话了,爸爸说妈妈脾气暴躁,不像以前温柔了,是爸爸要分开的,是他拆散了我们,你回来吧,我们和妈妈一起住!”

“晶晶,你别这样,我们永远是亲姐弟!”

亮亮没答应我,我也不再劝他了,我还是会去爸爸那里,去找亮亮玩,可我在心里鄙夷着爸爸,妈妈脾气不好了,他就要拆散整个家!

就这样,初中就这样度过了。

我和亮亮都很争气,我们都去了重点高中读书,我告诉妈妈这个消息,妈妈开心的不得了,我知道妈妈也爱弟弟,但是她和爸爸没有爱了,只能等着弟弟来家里。

很奇妙的事情,我和亮亮在高中居然没有像以前一样的吵闹,我们离家更远了,我们已经懂得互相依偎取暖了。

我们经常在校园里两个人默不作声的散步,然后被教导主任抓到办公室,教训我们不要早恋,然后我和亮亮等他训完之后,告诉他我们俩是龙凤胎姐弟。我们就看着教导主任的脸由红变白,又变绿,我们走出办公室就放声大笑,震的整个走廊都听见我们俩得意地笑。、

高三的时候。学业很紧张,周末回家我还是会一周去一次爸爸那里。临近高考的时候,我去了爸爸家。

爸爸喝了点酒,看上去还是高兴地,我还在想,我们这个家如果不是你嫌弃了妈妈的脾气,还不回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爸爸放下酒杯,说“亮亮,等高考结束,你去和晶晶还有妈妈一起住吧。”

我听见爸爸说的话,我简直高兴死了,以前亮亮不愿意和我和妈妈一起生活,现在,爸爸都主动让亮亮来妈妈这里了亮亮肯定会同意的。

可是亮亮连头都没抬“爸,都这么多年了,就这样吧,我还是跟你过。”

我的心一下就沉了,失望和落寞还有愤怒,饭也没吃好,整顿饭我食不知味,脑子里都是为什么亮亮不愿意和我还有妈妈住,吃过晚饭,我,一个人走回家,亮亮没出来送我。

我想,大学时候的我之所以变得开朗了很多,大概也是因为遇到了你们。我给你取了很多的外号,“学姐”这个名字一不小心就一直叫到了现在。你并非真的是我的“学姐”,我们在同一年入学,你的生日也只比我大了整整十天。我们的性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有很多不一样的。我活得太自我,从来不愿意说自己不想说的话,不愿意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我的固执曾让你很头疼,也因为这样跟你争吵过很多次,你是刀子嘴豆腐心,而我的脸皮又足够厚,所以嚷嚷了无数次要“绝交”,到了最后都不了了之。

04

我开始有点讨厌亮亮了,两次让他来妈妈家里住,他都不来,妈妈每天都很想他啊。

紧接着就高考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亮亮说过话了。

高考结束后我去了南方的大学,我听爸爸说他也是报考的南方的大学。

高考前的那天晚上在爸爸家吃饭,他低着头说不去妈妈家里住,让我失望又懊恼,我真的不想看见他,我们两个从小在一起,爸爸也让他回家住,他都不愿意。

大学的生活挺美好的,我在学校里有很多朋友,妈妈经常问我有没有和亮亮通过电话,我会敷衍过去,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听到妈妈的叹息,我的心也跟着疼起来。

爸爸开始很频繁的给我打电话,我不愿意接爸爸的电话了,爸爸总是啰嗦很多事,絮絮叨叨的,而且我对爸爸拆撒这个家的事情耿耿于怀,虽然是妈妈跟我们说的他们两个要分开,可我知道是爸爸做的决定,只是妈妈来传达而已。

爸爸让我不要和亮亮赌气了,还把亮亮的手机号发给了我,我没拒绝,然后立马把号码存进了手里通讯录里。

我没告诉爸爸妈妈我在学习里谈恋爱的事,也许是我太缺乏父爱了,我渴望被人关心,当学长向我表白的时候我就答应了。

可我们之间还是会争吵,为什么总是有争执呢?我们好好的说话不行吗?

最后有一天,他生气的说我不可理喻,我骂他,你当时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气的拿手上的包甩到了他脸上,他怒不可遏的打了我一巴掌。

然后他惊恐地看着我,然后扔下一句分手就走了。

我头懵一样的停在原地,电话响了,我茫然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消息让我彻底崩溃了。

毕业以后的我又恢复了高中时候的样子,在单位里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我不想探究别人的内心,不想像在大学时候那样帮别人做事情交朋友,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在想什么。心里委屈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你们。你很忙,总是一副风风火火不停歇的样子。看着你不停地升职,我只能望洋兴叹然后一本正经又厚颜无耻地跟你说,你快点努力,让我来抱你的大腿。

05

爸爸去世了,我和亮亮都回家去了。

我忍着不哭,我总想着,爸爸拆散了我们这个家,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眼泪刷刷的往下掉。亮亮看着我,我看着他,他的眼泪也是刷刷的掉。

我后来知道爸爸早就得病了,他希望亮亮能和我们一起生活,爸爸知道,这辈子亏欠了妈妈,没能陪妈妈走到最后,两人终究还是形同了陌路,在他知道自己的病,即将与世长辞的时候,希望亮亮能好好地和我和妈妈一起生活,爸爸以为自己的病情没有人知道,他不知道的是,亮亮知道他得病了,才想要最后陪着他。

我哭的更凶了,原来从头到尾我一直都是不懂事的那个。

我想到了我那分手的男朋友,我哭的更凶了。

爸爸的葬礼结束后,我和亮亮又回到了学校,他非要去我的学校里看一看。

我带着他走在校园路上,说巧不巧,前任在我面前经过,我低头快走几步。

亮亮拉住我的胳膊,停下来,前任也停下来看着我俩。

“晶晶,你看好了啊!”话音刚落,亮亮飞身就开打了,我愣住了,脑子都是懵得,只听见亮亮嘴里一直嘟囔一句话“让你丫的打我姐!老子不把你打骨折老子不姓张!”

亮亮胖揍了前任一顿。

后来的后来我又哭了,其实亮亮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我,我的眼泪像黄豆一样簌簌的往下掉,亮亮抱着我说“别哭啊,哭花妆就不好看了,你等着啊,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披上婚纱!”

“我们是双生子,父母的分离本应该让我们更加珍惜彼此,我们反而在上一辈的恩怨中迷失了自己,为此而指责对方,这是多么的的愚蠢,还有什么能比同胞兄弟姐妹更温暖的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