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轲刺秦王》确实是一部好电影,好就好在他成功塑造了几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再我们熟知的形象外又展示了他们的另一面,比如对于秦王来说,在我们对其固有的残忍,坚毅等印象之外;在逼吕不韦上吊那一幕中,导演让我们看到了他性格中也脆弱妥协的一面,不过秦王最终被那一声“秦王嬴政,你还记得秦国先君们统一六国的大愿吗?”给逼上了成为始皇帝的残忍之路。
除了成功的人物塑造,本片另一个让我印象深刻之处就是影片最后的那段对话。秦王:“你笑什么?你笑什么?你为什么要来杀我?你知道我要做什么?我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国家,秦国和六国眼睛看的到的和看不到的地方都成了一个国家。”荆轲:“樊於期托我给你带句话,大郑宫的事情他对谁都没说,他比你比你守信用。”或许是由于之前刚看了动物庄园的缘故,在我看来荆轲并不正面回答秦王的问题正是一种对其大国梦的不屑,你说要建立一个大的国家,让百姓从此免于战乱,这我同意。但是你的美好的大愿之中又隐藏了多少你的多少私欲,或许你是可以让他们以后免于战争,但是你又在建立大国的过程中杀了多少无辜的人,你凭什么让他们成为你实现理想的牺牲品,何况在这之间你由于怨恨和恐惧连孩童都不放过,和这种禽兽又有什么必要谈你的大愿;所以说你要做什么我不care,我只知道你的人品很差。

       看完电影《荆轲刺秦王》这部史剧,觉得有必要去写点什么,去缅怀这段尘封的记忆。秦王,始皇帝!
       以往看关于历史的影剧,就做足了忍受架空历史概念的准备。只是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一场文艺片。1998年的电影,我现在去看。不得不钦佩陈凯歌先生的能力和魅力,倾注八千多万的巨资,认真虔诚地向世人述说这段历史,是叙述。剧情的发展,只是随着历史该发展的方向发展,这是对历史的尊重。
       有人抨击国内剪辑的版本不如日本上映的《始皇帝暗杀》,我不知道我如今看的是哪个版本,我觉得已经是经典。经典少不了批判,至少我看完影片,逛完豆瓣,褒贬不缺。影片历时1小时40分钟,剧情发展变平铺直叙为板块结构:秦王、刺客、孩子们、赵大夫、秦王与刺客。历史大片,能抓住民族特征的已经少见,而进一步表现时代精神的则尤难。
       “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
影片起幕,一声嘶喊透过长长的黄色底片的宫殿,耳边余音缭绕。有个声音一直在催,是外界的,也是来自内心的。“寡人一刻都不敢忘啊!”沉重有力的鼓声,奋进血性的呐喊,阴暗玄黄的画质,一个片段就将观众带入了这个纷乱的战国时代。
       秦王嬴政的毕生大愿,须臾不敢忘的理想:他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大得多的国家,秦国和六国眼睛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地方都成了一个国家,天下的人都是这个国家的百姓。这个国家只有一个王,一个好的君王。这个君王,在六国灭亡的时候,要救护那里的百姓、人民。到处建立郡县,让清廉的官吏来管理,让遍地都长满了禾黍,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把驰道修到边疆,把长城筑到远方,匈奴和四夷进犯时,挡住他们的马蹄;再把石碑立在泰山上,把石简竖在大海边,纪念天下的统一。”
秦王描绘着这个梦,像稚童闻见了果香,马儿见了辽阔的草原,那眼神里透出的真和渴望,感动他自己,还有“爱自由”的赵姬。
       赵姬以身做饵,去了赵国,助荆轲刺杀秦王,而给予秦王攻打赵国的理由。赵国是一定要灭的,是秦王嬴政的仇敌。赵姬走了,去了赵国,去寻嬴政的梦了。
嬴政是个伟大的编剧,他真切地向他人描绘着他的梦。他是王,天下的王,也是孤独的王。他须臾不敢忘记他的梦,史吏不断地提醒他:“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他不敢忘。
       常乐侯缪毐起事失败,万念俱灰时道出,秦王嬴政也不过是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的杂种。这一刻,他有些害怕了。知道母亲另育有两个孩子的时候,他不害怕;常乐侯缪毐起事谋反的时候,他不害怕;但是,这一刻,他有些害怕了。他编剧了整个故事,却还是一个想要父爱的孩子,隐疾发作,他喃喃的身影在荧屏中慢慢隐去……吕相主动请求自缢。杀,还是不杀?“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嬴政怯懦了。吕相知他,《吕氏春秋》道尽所有的期许,一条白绫了却所有的心愿。秦王扑倒,跪抱住吕相的双腿,流着泪轻声叫着“父亲……”
       黄土质的历史剧情紧张地踏着鼓声前进,秦军灭赵军,铜戟玄甲,鼓声沉重有力;秦人灭韩,縞赏三军,急促的细鼓声夹杂着千军的呐喊,嬴政紧握象征意义的叉戟,发出了燕鼓的喟叹。秦王嬴政在一步步实现他的梦,他癫狂,神经质。一切都来得如此自然,如此有力,那时的人,不尚掩饰,发自真性情。
       一把拨浪鼓,得得得得……嬴政曾叫做赵政,可他恨赵国,赵国不同。他答应赵姬,爱天下人。他屈下身,递给赵儿一把拨浪鼓,赵儿唾面,他恼怒。十年后不再有赵人,他要天下无赵人。数百幼儿被活埋。樊於期说,“秦王喜乐无色。”没人能读懂他,他笑着,却可能悲叹着;他流着泪,却可能笑着乐。秦王想留下赵儿的,但他反悔了,残暴成魔。
       他是王,天下的王。秦王扑倒在母后床榻,流着泪说:“母后,我灭了赵国了,灭了我们的仇敌了,咱们的大仇报了!”母后噎着最后一口气,唾他的面“天杀的!”;燕丹太子戟着剑,怒喊着“天杀的嬴政!”;赵兵抱着幼童跳下城墙时,叫嚷着“天杀的嬴政!”……每个人都想他死,每个人都骂他“天杀的”,甚至深爱过他的赵姬。他终究是孤家寡人啊!
       荆轲刺秦王,这是他原本设好的戏。他瞧着荆轲装模作样,等待着被刺杀的那一刻。荆轲是知道秦王的阴谋的,他知道这是赴死,知道不会成功,但是他要去,为更多还活着的孩子。秦王,冷眼看着,他是寡人了。“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左右既前,斩荆轲。秦王目眩良久。”历史这样记录着。秦王目眩良久,
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大愿快实现了。最后,赵姬也要离开了,带走荆轲的尸体。他只能提醒自己:“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说完,他笑了。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用武力统一天下,建立起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大一统的君主制王朝——秦朝。从公元前230年到公元前221年,秦国用了10年的时间,相继灭掉了北方的燕、赵,中原的韩、魏,东方的齐和南方的楚六个国家,终于结束了春秋以来长达500余年的诸侯割据纷争的战乱局面。
       “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
       嬴政一刻也不敢忘啊!

问题:如果当年荆轲刺秦王成功了,历史会发生什么变化?

回答:

荆轲(?-公元前227年),姜姓,庆氏(古时”荆”音似”庆”)。战国末期卫国朝歌(今河南鹤壁)人,战国时期著名刺客,也称庆卿、荆卿、庆轲,
是春秋时期齐国大夫庆封的后代。喜好读书击剑,为人慷慨侠义。后游历到燕国,随之由田光推荐给太子丹。图片 1

当时的刺客无非只有两种,报仇或受人所托,而荆轲原本可以置身事外,不参与刺杀秦王一事,无奈燕太子丹早已设下圈套,等着荆轲的到来。燕太子丹可以说是一个有抱负却又无知的人,以为只要秦王一死,燕国就可以免遭灭顶之灾。于是他准备派人去刺杀秦王,他想到了找刺客,当时的刺客不是黑社会,为了钱无底线无下限,他们大多有着道德操守和良好的行为准则,若想招揽这等刺客,太子丹决定对自己进行一次伪装,伪装成荆轲的知己,企图让荆轲认为他是唯一懂荆轲的人,让荆轲为己卖命。事实证明,他没想错,当他向荆轲透漏出想刺杀秦王的想法时,荆轲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殊不知,道貌昂然的燕太子丹只是把他当作一颗棋子,连朋友都不算!图片 2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可怜荆轲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心中的知己竟然在乎的只是秦王的命和他的燕国大业,未在乎过自己一分一毫。荆轲带着武士秦舞阳上路了,也许荆轲意识到了这很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但他义无反顾的走了,易水一别,面见秦王,图穷匕见,荆轲临死前分立抛出的匕首也未能命中,两行清泪从荆轲脸上划过,别了,丹,别了,燕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