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科技成立于2014年,凭借小米的渠道、品牌,以及可穿戴市场的兴起,短短两年就成为该领域的头部厂商,并于2018年初成功上市,一路走来可谓顺风顺水。一家创业公司乘风崛起并不奇怪,但能避开一个新兴行业所有的坑,确实令人惊奇。

2月8日晚,小米手环生产商华米科技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首家在美上市的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CEO黄汪也在连续四次创业后,迎来自己创业生涯的最光辉时刻。1天前刚刚在小米年会上提出10个季度内重归国内第一的雷军显然也难掩兴奋,在微博上向华米科技CEO黄汪表示祝贺。在5年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基本达成之后,这位生态链的缔造者认为,华米科技成功赴美上市是小米生态链模式的巨大胜利。不过华米科技也并不是完全高枕无忧。虽然早在2015年9月就发布了旗下自主品牌Amazfit,但招股书显示,华米科技目前的营收仍旧有超过八成来自小米产品。华米科技不是个案,随着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发展壮大,他们不甘于沦为只为小米代工的角色,纷纷推出自有品牌。然而尴尬的是,由于在品牌和渠道等方面对小米极为依赖,这些企业的独立发展之路面临着重重困境。更为重要的是,生态链企业将越来越多的精力投入到自有品牌,这也将对生态链企业本身和整个小米生态体系带来新的挑战。搭小米快车
从濒临绝境到全球可穿戴第一华米科技已是黄汪的第四次创业,这位从1998年底就开始创业的连续创业者将自己的第三次创业境况总结为面临崩盘。那家公司名为华恒电子,旗下拥有智器品牌的平板电脑和阅读器产品。“2012年整个平板电脑的市场已经面临崩盘,压力非常大。”黄汪回忆起那段创业经历时说,当时公司陷入困境时一度发不出工资,而黄汪和众高管甚至不得不将自己的房子抵押去银行申请贷款,以维持公司运转。2013年,可穿戴设备逐渐兴起。Fitbit在2013年下半年获得了4300万美元的融资,三星也在2013年9月推出了智能手表Galaxy
Gear。而同年9月,智器的智能手表ZWatch也正式发布,“当时团队是一种非常饥饿的状态,想抓住这个风口,希望在市场上抢到一大块肉。”黄汪说,ZWatch确实不负众望,华恒电子的财务状况有了一定的好转。而让黄汪真正来到命运转折点的是与小米和雷军接触。2013年底,小米开启了生态链计划,雷军定下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有一次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孙鹏到安徽合肥出差,借着同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友的关系,孙鹏便到华恒电子体验了黄汪做的ZWatch,“他回去戴了几天,给雷总也戴了。雷总觉得还行,然后就约去聊聊。”黄汪说,两个多月后,双方就敲定了投资,共同成立了华米科技。在2014年上半年里,黄汪几乎每天跑去小米上班,甚至专门占了一个办公位,以致于华恒电子员工经常问黄汪公司是不是被小米收购了。在黄汪看来,做小米手环是公司的最后一个机会,“小米手环如果卖不好,公司就倒闭了。”后来黄汪把华恒电子做平板电脑的研发、售后、商务等团队也逐渐转到了华米。2014年7月,华米和小米共同推出了小米手环1代,这款手环拥有手机解锁、监测运动量和睡眠质量、智能闹钟、IP67级防水等功能,不仅可超长待机30天,79元的售价更让整个可穿戴设备市场震动。在当年8月量产销售后,小米手环销量短短3个多月就突破了100万;2015年9月,小米手环出货量已达1000万枚,单月出货量达150万。根据IDC的数据,2015年第一季度小米占据24.6%的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份额,在Fitbit之后排名第二;而从2017年第一季度开始,小米已经连续三个季度超越Fitbit和苹果在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位居第一。小米是解药也可能成桎梏
超八成营收来自小米产品华米科技借助小米实现了迅速增长和壮大,不仅体现在设备出货量上,更在不错的财务数据上。华米IPO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华米科技2016年全年营收为15.56亿元(2.33亿美元),净利润为2394.6万元(约359.9万美元);2017年前三季营收为12.96亿元(约1.94亿美元),净利润为9537.8万元(约1433.5万美元);截至2017年11月30日前两个月,华米科技的营收为4.77亿元(约合7160万美元),净利润为5220万元(约合790万美元)。

同时下降的,还有市值。华米上市时,它曾号称“上市前估值已达10亿美元”,但如今其市值已被大幅腰斩,跌幅接近50%。在此之前,华米的最大跌幅曾一度高达61%。

IDC数据:2018年Q2各大公司可穿戴设备全球出货量

2019年第一季度IDC全球可穿戴设备报告显示,华为出货量同比增长282.2%至500万台,一举超过Fitbit排名全球第三,并在缩小与小米的差距,第一季度出货量增长68.2%至660万台,按照现有增速推算,华为可穿戴设备有望超过小米,跃居全球第二。

目前的市场格局中,小米和苹果占据前两名。据IDC数据显示,在2018年Q2,苹果出货量占比17%,小米为15.2%,是仅有的两家占比在10%以上的厂商。

华米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华米的营收达到12.25亿元,净利润为1.465亿元,出货量超过920万台;而2019年一季度,华米科技的营收为7.996亿元,净利润跌至7530万元,总出货量仅有560万台。

富士康是大家最容易想到的代工厂,华米又有小米作为战略投资者,因此找富士康生产并不困难。但华米从一开始就没找富士康。

近年来,全球可穿戴设备市场高速发展,出货量增长速度加快,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同比增长55.2%至4960万台,今年出货量有望突破2亿台。作为消费物联网最大品类智能硬件,苹果是全球可穿戴设备领头羊,华为、三星等厂商的加入,竞争也日益激烈。

未来四五年智能手表可持续增长

2014年,华米公司生产了它的第一款智能硬件产品——小米手环,该产品延续了小米品牌的一贯的高性价比特色,定价仅为79元,仅用时三个月,销量便突破100万只。2015年,随着苹果推出Apple
Watch,智能穿戴设备推向新的热潮,在这一年里,小米手环卖出了1200万只。

对于手环、手表的生产商,未来也不局限于硬件厂商,汽车、运动鞋服品牌也可能加入进来。

而国内手机大厂也纷纷开始切入智能手表赛道。vivo在今年6月首届创新日期间,宣布了“一主三辅”的新终端战略。“三辅”指的是智能手表、智能耳机和AR眼镜。OPPO副总裁刘波亦在今年4月份对外透露称,OPPO新兴移动事业部将从用户健康运动场景的智能手表与耳机产品切入IoT产品,实现跨场景乃至全场景的入口渗透。

硬件创业,最容易碰到的坑之一就是供应链问题。老罗的锤子在这方面就吃了不少亏,黄汪却绕开了这个坑。

日前,华米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中称各营收稳定良好,但这份财报却隐忧尽显。

责任编辑:

此外,小米一贯以来的性价比战略或与华米格格不入。小米手环售价仅79元起,第二代产品售价提高到149元,远低于竞争对手的产品售价,在迅速占领市场方面有很大的作用,但也使得净利润难以提高。

在这种大众化的手环、手表之外,黄汪认为,将会出现更多个性化的可穿戴设备。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小米系收入分别占华米总营收的97.1%、92.1%和82.4%。华米2018年全年财报则显示,华米来自关系方小米系的收入超过28.2亿,占营收的77.3%,而2019年Q1的营收关联款为3.22亿元,较去年同期有所缩减,但华米的主要营收依然来自关联交易。

图片 1

华米不仅面临自有品牌与小米品牌的博弈,还面临各方智能穿戴巨头的夹击,未来路途或将难以轻松。■

黄汪认为,手环手表方面,三年后就可以看到很多个性化产品。至于智能衣服、鞋子,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Counterpoint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比去年同期提高48%,达到2.25亿台。其中,苹果AppleWatch的出货量排名第一,占比达到35.8%,三星出货量排名第二,占比为11.1%。而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智能手表排名第五,占比3.7%,同比下降了1.1%。华为智能手表的出货量排名则仅次于AMAZFIT,占比为2.8%。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