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日报讯昨日凌晨1时,大医附属二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王立明完成最后一针手术缝合,从16日上午9时至今,他的团队经过16小时连续奋战,终于顺利完成大连孝子割肝救母的高风险手术。28岁儿子常津铭595克肝脏安全移植到53岁母亲身体内,这是我市活体肝移植手术开展以来首例子供母肝移植,实际手术时间达9个小时。

原标题:200多斤肝癌患者换肝“重生” 大医二院肝移植技术再攀新高峰

图片 1

昨日下午,父亲常胜德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通过监视器看到了儿子,还简短地通了电话,老爸,疼……肯定得疼,你再坚持几天。放下电话后,医生告诉老常,儿子的肝功能还很正常,这让他感到非常安慰。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细节,让他相信,儿子的孝义之举好像冥冥之中就有安排据医生介绍说,正常人的肝脏有左、中、右三路静脉,将肝脏分割,而这个肝中静脉切给谁,都很难做到平分,而常津铭肝中静脉与别人长得不同,它竟然有粗壮的两路分支,正好把肝脏分成两个大致平衡的等份,医生可以毫不为难地将肝脏切下一半,移植给他的母亲。

如果一个手术的成功率不到50%,不管是医生还是患者,还会去挑战这个手术吗?双方不仅需要面对成功与失败的洗礼,更要面对生与死的考验。但有时我们需要相信“相信的力量”。近日,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一个被北京、上海等地权威专家判了“死刑”的肝癌患者,在这里成功进行肝移植,9月10日,移植手术术后的第11天,61岁的王大娘由重症监护病房转回肝胆胰外一科病房,看到来查房的大医二院副院长、肝胆胰外科学科带头人王立明教授,王大娘爽朗的笑着:“王院长,谢谢你,我又活了过来。”200多斤的王大娘几乎占满了整个病床,良好的精神状态很难看出,过去的这十几天,她曾多次面临生死的考验。

手术前,妈妈雯雯亲了孩子一口。南方日报记者 张梓望 摄

昨天下午,很多热心读者看了报纸后,到医院找到常胜德,有人送来了鸡蛋、牛奶,有的塞给老常几百元钱。大连一位26岁的年轻老板在飞机上看到了常津铭的故事后,非常感动,刚从外地回到大连,他就买了花篮来到医院,他告诉老常:你的困难,我肯定帮。

肝炎20年发现肝癌 没有手术机会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曹斯
黄锦辉)多年后,陈昊铭会知道,母亲吴雯雯身上有两道刀疤与自己有关。一道是母亲生他时剖宫产留下的,另一道是妈妈捐肝救他命时留下的。

医生告诉记者,目前,母子二人情况在预期的稳定状态中,预计下周一能转到普通病房。母亲的急性排异期大约需要1周至1个月时间。大家最关心的是捐了一半肝脏,到底对儿子小常的身体有没有影响?会不会影响今后的结婚生子?对此,王立明说,从理论上说,肝移植对供体的风险主要体现在手术中,因为肝脏实际是个大血窦,分布着细密的毛细血管,每下一刀,都能出血不止,而幸运的是,这场手术没给儿子输一滴血。对正常人来说,只要有40%的肝脏,就已经够用。一般来说,手术后一个月,小常的肝功能就能恢复正常。半年后,那些缺损的肝脏,就能自行生长出来,甚至可能一模一样。半年后,他完全能胜任体力劳动,结婚生子都没问题。如果说恢复,小常的恢复期,关键就在这一个月。

王大娘的小儿子陈先生告诉记者,王大娘是长春人,20年前查出乙型肝炎,8年前确诊为肝硬化,因为到瓦房店给他带孩子,王大娘和老伴就搬到瓦房店,2013年,王大娘因腹胀严重来到大医二院消化内科住院,诊断为肝硬化、失代偿期,经过系统治疗,王大娘病情好转后出院。之后一直在大医二院随诊,上个月,王大娘再次来到大医二院,经检查发现肝脏占位性病变,PET-CT检查后考虑为原发性肝癌。

5个多月大的昊铭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肝移植是他延续生命的唯一办法。11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肝移植科的医生,为昊铭实施了亲体肝移植手术。捐肝者是他的妈妈。晚上9时许,南方日报记者了解到,手术很成功。从今往后,母子“同肝”。

“因为我妈妈当时的状况很不好,于是我就将她的病例拿到北京、上海等地的多家知名医院进行咨询,给出的诊断结果都是无法手术,建议保守治疗。”陈先生告诉记者说,他和家人无法看着老人眼睁睁被疾病折磨,于是与肝胆胰外一科的专家反复沟通,“我们病房里实行的是肝癌一体化治疗,但患者的肝功能实在太差,各种治疗方法都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肝移植。”王立明副院长告诉记者说,但患者过于肥胖,体重高达220斤,走路都喘,心肺功能差,各项指标都达不到手术要求,经过科内会诊以及与国内各大肝移植中心的会诊,结果一致:不建议进行肝移植手术。

约3个月前,医生告诉雯雯,她出生仅62天的儿子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肝移植是续命的唯一方法。雯雯顿时懵了,心想:“器官移植这种事怎会落在我头上。”

医者有担当 排除万难迎接挑战

听说亲体肝移植是个办法,但意味着捐献器官的亲人必须挨一刀,切下部分肝脏移植入孩子体内。雯雯毫不犹豫决定捐献肝脏,为儿续命。“这不是伟大,只是妈妈的本能,孩子健康就好。”她说。

“我们不能看着妈妈这样没质量的生活,我们希望她活的有尊严,所以请求你们为她做肝移植手术,我相信你们,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接受。”面对家属如此强烈的要求,如此毫无保留的信任,王立明副院长和他的团队动摇了,“经过治疗,患者的心肺功能指标还可以,肿瘤无转移,如果挺过手术这一关,患者康复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王立明副院长、高振明副主任等专家针对患者的情况反复会诊,最终决定排除万难,迎接挑战,为王大娘进行肝移植手术。

丈夫陈伟清却说什么都不同意。“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最爱的人,真不忍心。将来的生活受影响怎么办?”他劝妻子。

图片 2

雯雯是个执拗的人,铆足劲说服丈夫:“意外和明天,谁都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我们只能把握当下。”

图片 3

他们开始为孩子寻找适合的医院,并通过各种方式筹集手术费。

图片 4

等待的过程最磨人。昊铭一天天长大,小夫妻却越来越揪心。一次,因肝功能不好导致凝血功能出问题,昊铭差点没挺过去。尽管后来转危为安,夫妻俩至今心有余悸。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