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了。
       首先就有一股俗气扑面而来,并且直冲心底。谁说生活不是这样的呢。
       一个女人先后嫁了三个男人,虽说俗吧,但其灵魂并没有像现实生活里那样,随着岁月流逝变得溃败、腐烂。
       一出场的费雯·丽,撇开那厚重的时代感,她的倔强与俏皮,她的柔软与可爱,无不让人印象深刻。就像《窈窕淑女》里的奥黛丽·赫本,始终都洋溢着青春与幽默,欢乐与雅趣。
       后来方知,生活不是象牙塔,完美,也是有条件的,有很苛刻的条件。
       美丽善良的女孩子每天在学校读书时很容易做到完美,如无数琼瑶小说女主角一般,但离开学习开始面对经济独立的要求后却很难不染上些许世俗生活的气息。如果她依然诗一般纤弱,梦一般脱俗,画一般婉约的话,恐怕早晚要被生活的大潮拍死在沙滩上。
       一度是良田美沃,如今却疮痍满目。在烽火连天,兵荒马乱的年岁是不需要优雅的,战火结束后百废待兴的新生活同样不需要优雅。优雅如艾希礼,他的光芒在和平岁月里已经放射完毕,之后,却始终像是一个落寞的贵族,依然勉强维持着优雅,却显得那么鳖蹙,那样无所适从,那样格格不入。
       软弱的始终是男人,至少这部电影里都是这样。踏过满城尸体的亚特兰大,在战火蔓延的晚上,女主一个人带着病妇和婴儿,狠狠地抽着那口吐白沫的马,她那碧眼里透出的倔强与顽强,比起之前勾引男人的妩媚,更具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直到最后,很难说她到底是不是还爱着那个一直逃避,甚至软弱到无法拒绝她的男人。直到她的丈夫绝望,将她抛弃。有人说她作,说她自作自受,可是仔细想想,活着已经如此艰难,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谁愿意走出那象牙塔呢。

用了数个美妙的清晨重看了这部片子,用这样慢慢的节奏来看这部电影,还真的让人有种欲罢不能的想念。经历了如此般现实的生活的磨练,对片中人物的理解已然发生了改变,镜头里的斯嘉丽、梅兰妮、白瑞德早就模糊了早些年对书中人物的幻想,只是,那颗老树那个背影那抹余晖依旧定格如此!
关于女人
不得不提的是梅兰妮,那个年少时无比歆慕的完美女人,有着动人的容颜、宽容的心、无私的爱,和举手投足间的端庄优雅,无论在任何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也不会毁灭的完美,这是一个不带有任何诱惑性的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令人尊重的女人。她的完美,现在看来更是一种自信,尤其是在面对自己丈夫和斯嘉丽的复杂情感的时候,而事实也证明,在她临终前,当艾希利对斯嘉丽说他很怕,他不能没有梅兰妮的时候,斯嘉丽才明白他深爱的人始终是梅兰妮。可是,这需要怎样的隐忍,大概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有所体会!这样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或许是多少男人心目中再合适不过的伴侣,然而,却只是一只令人高山仰止的白玫瑰,相比较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她似乎过于安静了!
斯嘉丽——费雯丽诠释的这个女主角,真的无可挑剔,她的轻佻,她的高傲,她的任性,当然还有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她的无畏。她绝不是一个呆板的淑女,她锋芒毕露,足够招摇,令无数男人拜倒在石榴裙下,却一心一意的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么执着,不顾一切的。而她最初坚强的动力也完全来自于此,照顾梅兰妮和孩子,驾着马车在战火中顽强的前进,只因为在艾希利出征前的一句请托。其实,她骨子里就是坚强的,面对妈妈的去世、爸爸的死亡、高额税费的征收、坏人的入侵。。。她想尽办法达到目的,尽管那些个办法甚至是无情的,如为了交纳税费嫁给妹妹的男朋友,但是事实上她也在牺牲,用自己在换取一大家人的温饱,无情也好身不由己也罢,她也只是选择了一种面对现实的方法,至于对错,生活使然,无从评价。
插播一段,忽然想起王朔《昆明周记》中的一段——“我总要相信一些人,我宁愿还是先相信人,直到这人证明不堪信任再一个个择出去。初次见面无从辨别,我一般倾向相信女的,女的里倾向相信年轻女子,年轻女子中倾向相信面貌姣好的,面貌姣好的倾向相信生活无忧的。因为这类人群社会压力比其他人群要小,人性得以保存相对完好,环境允许她们善良,她们也没理由不善良。再说如果被人骗是注定的,与其让别人骗还不如让她们骗。”
关于男人
白瑞德、艾希利,两个完全不同的男人,一个看上去像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个如英国绅士般的富庶子弟。喜欢白瑞德,不只因为克拉克盖博,因为跟他在一起有无限的激情,更有厚重的安全感,无论什么困难都能迎刃而解,记得念书时候的一个英语老师说找老公就要找个mr
fix,就是什么问题都不用你操心他就解决好的那样的人,这样的人太难得,强势的男人,如果再宽厚包容,那就是极品,如白瑞德。艾希利更像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很标准化,如果不是战争,那么风平浪静的优雅生活会日复一日,没有波澜也不会有期待!这样的男人又是那样软弱而不堪一击,习惯了富庶安逸的生活,只会陷入现实中不能自拔!
关于爱情
什么才是爱情?当白瑞德第一眼看到斯嘉丽,他的眼神流露的是略带挑衅的想要征服她的爱意,一见钟情大抵如此吧,虽然我不信。还有艾希利亲吻梅兰妮的样子,相比较与他和斯嘉丽在一起的样子,很明显前者更自然。梅兰妮自不必说,小鸟依人的只专注于那个唯一的肩膀。斯嘉丽呢,嫁给梅兰妮的弟弟是出于赌气,死于战争的查尔斯让她获得了新生,悲伤都荡然无存从何谈爱。嫁给弗兰克是为了生计,而上天又让她再度丧夫,才有机会嫁给白瑞德,他满足了她所有的虚荣心,而她却骄傲的拒绝面对自己的内心,生病的时候念叨着白瑞德的名字却拒绝他的关心,倔强的以为她对艾希利的爱不会改变,却不知悄然间心痛的感觉更多来自于白瑞德,她只是在用一种叛逆的方式表达,而且似乎承认爱她就没有了尊严!直到最后,从临终的梅兰妮那里拥抱着艾希利,才发现这个男人的最爱不是自己,而自己也亲手埋葬了和白瑞德的爱情,白瑞德毅然决然的离开,她的追逐她的哭泣她的想要挽回的决心都得不到一个回头。。。爱情或许如此,后知后觉的人总是容易错过,也因此有人“宁愿犯错,不愿错过”,前些日子一个好友的签名档“有很多女人,终其一生,都没被某个男人,那样地爱过。。。”,这样看来斯嘉丽足够幸福!
想起四年前我们六个人挤在一个宿舍的四张床上的完美加理想主义爱情论,又想起前些日子坐在鹿港小镇的现实加宿命爱情论,是我们经不起岁月的磨练还是现实真的让人成熟,可总归,你是那个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出现的人,默认为对的人吧,有时爱情无关是非!
看过之后还是感伤,希望tomorrow is another day!

重读这本书,随着人生观、价值观的改变,对其中人物看法也有所改变。艾希礼,和平社会里的“高富帅”,他干净英俊斯文儒雅有学问,甚至他的那些烦恼,听上去也是那么高级:别人的烦恼范围至多扩展到今年的棉花比去年少收多少斤或者给哪里自家的公马找一匹相配的母马,而他的世界有诗有画,他烦恼的是一种文明的坍塌一种生活方式的消亡这种高深莫测问题。

烽火连天,兵荒马乱的年岁是不需要优雅的,战火结束后百废待兴的新生活同样不需要优雅。

优雅如艾希礼,他的光芒在前几章的和平年月里已经放射完毕。在之后已不需要优雅的许多年月,依然优雅的他始终如大笨钟般勉强。

相关文章